神武至尊小说好看吗(神武至尊全文免费阅读)

- 编辑:xiayuanyuan -

神武至尊

秦国都城咸阳,车水马龙繁华鼎盛,“松鹤楼”算是咸阳少有的高级酒楼,所有酒菜极其昂贵,足够让老百姓望而止步。

三楼仅有一位客人,一壶酒三道色香味俱全的佳肴,少年一身白衣出尘,端起酒樽仰头豪饮,眉宇间带着愁绪,像是在借酒消愁。

秦纵横放下酒樽摇头苦笑,就这壶烂酒,居然还要收一百银币,还不如自己酿得二锅头,简直就是在坑爹。

目光望向繁华长街,思绪变得有些烦躁,莫名其妙穿越来这个世界,翻阅大量典籍书册,终于清楚世界大致格局,居然被送来战国时代。

如果是熟知得历史,那也不算太差,再不济当个算命先生,还能谎称知晓过去未来。关键这个世界完全颠倒混乱,所有历史牛头不对马嘴,老天爷根本就是在作弊。

一阵嘈杂声,将神游天外的秦纵横拉回现实,木质阶梯发出声响,数名少年先后登上三楼雅座,三楼空间本就不大,避不开互相目光碰撞。

秦纵横望着领头少年,直接移开目光,拿起筷子品尝起佳肴,压根就当不存在。曹寿同样没想到会遇上这个怪胎,不禁觉得都城咸阳实在太小。

曹寿挥手招呼三名同伴入座,店小二就在一旁伺候,看着这桌客人点菜,心里乐得不行,真是财大气粗,尽捡贵得来点,果然够气派。

忽然想起什么来,店小二不经扭头望向秦纵横,看着桌子上摆着三道酒菜,眼中露出鄙夷,同样是翩翩美少年,差距为什么这么大?

曹寿将菜谱递给店小二,挥手摊开折扇:“你马上去醉香楼将花魁召来,另外通知花楼主,就说诚信侯之子要款待朋友,如果害我丢面子,就等着关张大吉吧!”

秦纵横夹起一块红烧肉丢进口中,细嚼慢咽品尝美味,其实一直都在偷听,但曹寿似乎有意宣扬,并没压低声音。

眯着眼睛观察曹寿带来的三个人,清一色白衣长衫,看上去极为斯文,虽然有些面生,但还算有映像,应该是郡县来得衙内。

反正井水不犯河水,秦纵横懒得搭理曹寿,仗着父亲立下战功,又是贵族血统,被秦王封侯,向来嚣张跋扈,但还算懂得进退。

不大一会工夫,两辆马车停在“松鹤楼”门前,来自醉香楼的三位姑娘,陆续步下马车,店小二连忙前头领路,可一双贼眼忍不住打量充满妩媚的曼妙娇躯。

龟奴牵着花魁步下马车,丫鬟抱着古琴怯生生跟在后头,一行人直奔三楼雅座。花楼主身材臃肿变形,原本就不好看得脸上,涂满胭脂水粉,看一眼都会倒胃口。

花魁一身大红宫装,青丝绾鬓气质脱俗,按照醉香楼的规矩,绝对不可能外出弹曲,但这次的金主是少侯爷,万万不敢得罪。

秦纵横原本想安安静静吃顿饭,结果被搅得不得安宁,但也不算太吃亏,醉香楼花魁的琴曲,可是被称为一绝,反正不花钱,这便宜不占白不占。

曹寿摇晃折扇笑而不语,实际打量邀请来得三位贵客,虽然郡县府令相距都城极远,但握有一定实权,笼络好肯定不会错。

三楼雅座设有琴房,解去丝带竹帘垂落,如泣如诉的琴曲,传出琴房朝着更远方飞去。秦纵横端着酒樽听得摇头晃脑,这琴曲确实让人如痴如醉。

花楼主站在琴房外候着,浑身穿金戴银,手里拿着锦帕,主动担负起斟酒重任,生怕招呼不周惹人不快。店小二听得入神陶醉,已经忘记本职工作。

其中一名少年表情沉醉,睁开眼眸闪烁着贪婪目光,不光曲美人更美,作为花魁名不虚传,此等尤物若能弄上手,不知羡慕死多少人。

曹寿一直都在观察三人表情,一切尽收眼底,贪财好色很正常,一个人什么都不想要,反而使人忌惮。只要有所求才好控制。

少年直接起身离席,大步走向琴房,丫鬟吓得粉脸煞白,直愣愣站在原地不敢动弹。松鹤楼向来被达官贵人推崇,哪个人不是有头有脸,岂是自己可以反抗的人物。

原本美妙的琴曲,突然戛然而止,明显被强行中断。秦纵横顿感怒火丛生,暗骂这小子不懂事,居然敢打花魁主意,精虫上脑不知死活。

突然被人抓住皓腕,花魁惊得无所适从,一向卖艺不卖身,自幼就被卖入醉香楼,经历严格培养,精通琴棋书画,但非常清楚一件事,若是遇上王公贵族,恐怕再难保住清白。

曹寿没有出声阻拦,拉拢这些郡县衙内,全都是“主上”的意思,将来会有用处。可心里总感觉忽略什么东西?却又没办法抓住。

花楼主目睹这一幕,同样吓得无所适从,连忙陪着笑脸:“少侯爷若是喜欢,妾身一定不敢阻拦,但玉弦月卖艺不卖身,万万不可强来呀!”

曹寿望着花楼主臃肿形貌,眼中袒露厌恶,从宽大袖袍中取出钱票,直接砸在桌子上,冷笑一声:“这是一万金币票据,可以马上去钱庄兑换,既然朋友看中弦月姑娘,那就请楼主割爱,千万不要让我难做。”

花楼主直勾勾看着钱票,这可是整整一万金币,花魁玉弦月被人买走,再重新培养一个就好,若是失去这个机会,还怎么扩大醉香楼?如何跟同行竞争。

秦纵横仅是看一眼花楼主,就清楚她肚子里憋着坏水,看来是打算卖掉花魁换钱,因为这比较实在。心里着实痛恨,这就是中土神州所处的环境。

玉弦月想要抽回玉手,却被林宇死死攥住,并且露出一副色眯眯的样子,那双眼睛仿佛能穿透宫装,毫无阻碍看遍所有春光。

“砰!”

“秦纵横?”

一声凄厉惨嚎,林宇直接被踹飞出去,当场砸碎一张桌子。曹寿蹭得站起身来,看着白衣身影保持一个踢脚姿势,一动不动静静看着他。曹寿心里一突,心想这怪胎不安常理出招。

“你居然敢无故伤人?”曹寿不打算放弃大好机会,这三人虽然不是贵族血统,但好歹是府令之子,也算一方豪强,立马火上浇油:“青天白日恃强凌弱,你还有没有将律法放在眼里?”

秦纵横单手一拂衣袖负在身后,神态倨傲嚣张,瞪着曹寿出声呵斥:“恬不知耻也要看对象,究竟谁不遵守律法?我还想问一问左丞相,强抢女子算不算违法?”

“你敢多管闲事!”林宇气得脸色涨红,拳头紧握发出噼里啪啦声响,眼神也变得凛冽,冷哼一声:“奉劝一句话,懂得知难而退,或许还能多活几年。”

狠话刚放完,一只硕大的拳头,映照在瞳孔中,直接轰在脸上,咔嚓一声鼻骨断裂,整个人撞在墙壁上,浑身弥漫的血芒竟被当场轰散。

秦纵横笑眯眯走到饭桌旁,一巴掌拍在曹寿肩膀上,看似亲昵的动作,却掩藏着隐晦意思。曹寿瞪着双眼望着秦纵横,愣是不敢反抗,乖乖坐下不敢吭声。

感受肩膀传递得痛楚,曹寿表情变幻不定,心里早就诅咒秦纵横一万遍,如果有可能,一定要将这怪胎五马分尸,凭什么总逮着我欺负?

玉弦月受到惊吓不敢吱声,怯生生站在琴房里,一双美眸却在偷瞄秦纵横,这一看顿时被吸引,直感脸颊生红,一颗芳心砰砰直跳。

林宇靠在墙角大口喘着气,原本嚣张神态完全消失,转成一副受到惊吓的表情,心里冒出一个念头,这家伙怎么这么生猛?

秦纵横揽着曹寿肩头,语气淡然:“这里可是松鹤楼,多少达官显贵出入,何苦自掉身价,弦月姑娘冰清玉洁,这一万金币全当为她赎身,少侯爷怎么看?”

曹寿闻言恨得咬牙切齿,但又不能再起冲突,秦纵横父亲身为秦国太尉,司掌兵马大权,并且是秦王最信任的臣子。

“哪里跑来的野狗,竟敢对少侯爷出言不逊?还不自行掌嘴!”一名少年拍桌怒起,哪怕已有前车之鉴,依旧不改跋扈本色。

“啪!”

一声巨响伴着人影飞出,邹淮感觉天旋地转,甚至都没看清对手招式,这足以说明实力差距。张嘴就吐出鲜血还混着几颗牙齿。

秦纵横眼眸流露冷冽寒意,望着一脸呆滞的废柴,轻蔑冷笑:“不知死活也就算了,居然还敢口出狂言,这里是秦国皇都,一个府令之子充其量也就是个马夫!”

柳古夫算是三名少年中较为沉稳的一个,没有一点跋扈气质,连忙起身拱手:“不知兄台名讳,多有得罪还请见谅,为弦月姑娘赎身义不容辞。”

秦纵横深深看了一眼曹寿,直接牵着玉弦月踏步下楼,完全无视所有目光,挥挥手就带走一大片仇恨。林宇跟邹淮负伤,尽管怒火冲天,但还真不敢肆意报复。

【作者题外话】:新书上传,希望兄弟姐妹给予支持。

本文来自小说《神武至尊

 

公众号搜索“冯耀宗”,领取大礼包

微信二维码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QQ/微信号:394062665)

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 You'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