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蒙古为什么独立(外蒙古是哪一年独立的)

- 编辑:勇哥读史 -

外蒙古到底是如何从中国独立出去的?

13世纪初,一代天骄成吉思汗率铁骑横扫亚非大陆。当是时,可汗马鞭一挥,在蒙古高原画了偌大一个圈,把包括现在的蒙古国以及唐努乌梁海地区在内的外蒙古,都圈进中国版图范围……从那时候开始,外蒙古就成为中国领土的一部分,神圣不可侵犯。

直到1945年8月14日,中国国民政府外交部长王世杰在一份叫做《中苏友好同盟条约》的文件上签字……

沙俄策划外蒙古独立,中国明确说“不”

从地理位置上看,外蒙古毗邻西伯利亚地区。16世纪初,沙俄开发西伯利亚之后,对近在咫尺的外蒙古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有一句话叫什么来着?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被沙俄人虎视眈眈的外蒙古,岌岌乎可危也。

1911年,中国爆发了辛亥革命,满清王朝行将土崩瓦解。沙俄人本着趁火打劫的睦邻友好原则,当即策动外蒙古的活佛和王公们搞独立,脱离中国统治。于是乎,就在这一年的11月30日,俄蒙军队包围了满清政府驻库伦的办事大臣衙门,解除了清军的武装,并将办事大臣三多及其随从人员“礼送出境”。

12月28日,在沙俄的支持下,外蒙古活佛哲布尊丹巴在库伦登基,自称“日光皇帝”,年号“共戴”。但不管是当时的清朝政府还是后继的中华民国政府,都不承认这位“日光皇帝”。只有沙俄与他签订协议,承认他的地位。当然,中国方面虽然不承认外蒙古独立,可也没办法阻止,事情就搁在那里……

过了几年,事情出现了转机。1919年11月7日,外蒙古当局突然给北京北洋政府发电报,请求取消“独立”,回到中国的怀抱。

这是怎么一回事呢?

原来啊,外蒙古本来全靠沙俄支持,才勉强维系其“独立”身份的。1919年,俄国发生十月革命,把沙俄政府赶下台。这样一来,外蒙古就断绝了“外援”,出现了财政危机,社会一片混乱,民众纷纷起来反对“独立”。审时度势之下,外蒙古当局只好把目光再一次投向北京……

当时的北洋政府总统是徐世昌。对于送上门来的好事,当然只能“笑纳”。这一年的11月22日,徐世昌下令,取消外蒙古的“独立”,恢复旧制。北洋政府还在库伦设立“中华民国西北筹边使公署”,由徐树铮部在外蒙古驻防,并派兵收复唐努乌梁海。

不过,1924年11月26日,在苏联的支持下,蒙古人民党宣布废除君主立宪制,成立蒙古人民共和国,定都库伦,改城名为乌兰巴托,以1911年作独立纪元,允许苏联驻军。但中国及英、美等当时主要国家政府皆未承认。

苏联借道《雅尔塔条约》,给国民政府挖下大坑

但是,俄罗斯(包括后来的苏联)从来就没有停止对外蒙古的窥觑。

时间很快来到了1944年,第二次世界大战到了关键时刻。从欧洲战局上看,美英联军和苏联红军已经攻入纳粹德国境内,取得了战略优势,彻底打败纳粹德国的日子已经越来越近。麻烦的是亚洲。虽然英美两国在太平洋和东南亚集结了大量海空军,但要进攻日本本土,兵力明显不足。

罗斯福想到了斯大林领导的红军。正如罗斯福在后来召开的雅尔塔会议“提要”中所述:“为了击败德国,我们应该有苏联的支持。在欧洲战争结束后,为了同日本作战,我们更是绝不可没有苏联”。罗斯福决心把苏联拉进远东战争,并且要得到斯大林的“书面保证”。

于是,罗斯福给斯大林写信,邀请他参加由苏联、英国、苏联最高领导人共同组成的高峰会议,他在信中说,“鉴于事情进展得如此迅速和顺利,我认为应该尽快由您、首相和我举行一次会晤”。斯大林同意了。会议地址定在位于苏联克里米亚半岛的雅尔塔小镇。

1945年2月4日—11日,雅尔塔会议如期召开。针对罗斯福提出的苏联参加对日作战问题,斯大林提出了条件,其中最核心的一条就是,“外蒙古的现状须予维持”。斯大林所说的“现状”就是指的“蒙古人民共和国”。

除此之外,斯大林还提出了要与中国共同管理中长铁路、租借旅顺口、大连港国际化等条件。

在经过一番考虑和,罗斯福和丘吉尔都同意了。毕竟,这种事情对于美英两国的利益毫无损伤。更何况如果苏联参加对日作战,将会大大减轻美英盟军的压力,降低美英士兵的死亡率。何乐而不为呢?

1945年6月15日,美国驻华大使赫尔利送来了杜鲁门总统的极机密备忘录——“关于中国国民政府和苏联协定纲要的说明”,附有雅尔塔密约的全文。蒋介石感到愤怒,却又无可奈何,只得派行政院院长宋子文、外交部部长王世杰和蒋经国赴莫斯科谈判,试图通过谈判的方式扳回一城。

签订《中苏友好同盟条约》,外蒙古独立

如你所料,谈判艰难而激烈。

根据记载,正式谈判开始后,斯大林傲慢地拿出一张纸扔在宋子文面前,“你看过这个东西没有?”

宋子文知道是《雅尔塔密约》,就说,“我只知道大概。”

“你谈问题,是可以的,但只能拿这个东西做根据,这是罗斯福签过字的。”斯大林冷冷地说。在整个谈判过程,斯大林翻来覆去就是一句话,如果中国不同意外蒙古独立,苏联就不出兵攻打日本。

无奈之下,宋子文只能退步、妥协,他提出“一中一蒙”,给外蒙古“高度的自主权”的主张,但苏联方面根本就拒绝讨论。

面对残酷的既成事实和强大的国际压力,蒋介石只能指令宋子文接受苏联方面的条件。同意苏联出兵击败日本后,在苏联尊重东北的主权、领土完整;不干涉新疆的内部事务;不援助中共等三个条件下,允许外蒙古“独立”。

于是,1945年8月14日,时任中华民国外交部长的王世杰与苏联外长莫洛托夫签署了《中苏友好同盟条约》及其附件。双方关于外蒙古问题的换文是这样说的,“兹因外蒙古人民一再表示其独立之愿望,中国政府声明于日本战败后,如外蒙古之公民投票证实此项愿望,中国政府当承认外蒙古之独立,即以其现在之边界为边界。”

当然,说是要“公民投票”,不过是蒋介石给自己找的下台阶。1945年10月,国民政府内政部常务次长雷法章到外蒙古去观察“公民投票”,出行前,蒋介石特别交代,此去真的只是“观察”:“只宜细心观察,但不得干涉或发表任何声明”,“不与外蒙当局进行任何交涉”。

1945年10月20日,外蒙古当局举行“公民投票”。在当局的严密监视下,“98%的选民参加了投票,一致赞成独立”。雷法章对这次投票如此评价,“此项公民投票据称为外蒙古人民重向世界表示独立愿望之行动,实则在政府人员监督下,以公开之签名方式表示赞成独立与否,人民实难表示自由之意志。”

1946年1月5日,中国的国民政府正式承认外蒙古的独立。2月13日,国民政府与蒙古建立外交关系。从此,中国失去了对外蒙古的控制权。

下面是后话了。

1949年新中国成立,蒋介石逃往台湾。偏安台湾一隅的他突然又想到了外蒙古问题,有点“悔不该当初”了。1953年,国民政府以苏联并未做到“不援助中共”等条件为由,废除在《中苏友好同盟条约》中关于外蒙古的换文,不承认外蒙古的独立,并下令把外蒙古重新纳入中华民国的版图之内。

蒋介石还在国民党的中央会议上,沉重地检讨说:“承认外蒙独立的决策,虽然是中央正式通过一致赞成的,但我本人愿负其全责。这是我个人的决策,是我的责任,亦是我的罪愆”。蒋介石还称,放弃外蒙古“实在是一个幼稚的幻想,绝非谋国之道……对总理、对革命、对国家和人民应该引咎自责”。

这时候来后悔和自责,会不会晚了一点?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

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 You'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