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都理解成了珍惜时光,其实大错特错!

“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这是我们初中就学习过的摘自《论语》的一句话,老师给我们翻译的现代文意思是:时光流逝就像奔流不息的川水,昼夜不停。要我们珍惜好韶光,因为一寸光阴一寸金啊,逝者如斯啊。

可是我现在要说,这样的理解错了,大错特错。我们要理解这句话就要从孔子的角度来理解,孔子的一生是怎样的?他的一生在政治上是没有实现自己的理想的,他的“礼乐”的政治理想。他的一生不断失败,不断受挫,但是他的一生又是不颓唐的。

为什么这么说呢?孔子生在鲁国,在鲁国君弱臣强,季孙、孟孙、叔孙鲁国的三个大夫,他们的实力已经超过了君主,有一次孔子看见季孙用64人抬的銮舆,就说这个人有不臣之心,这是僭越,鲁国以后要乱,他不忍心看见就去了齐国,果然鲁国一年后发生了内乱。孔子说“危邦不居、乱邦不住”,因为在危邦乱邦他无力扭转局势,那么他为什么要离开呢,孔子强调士的尊严,在危邦乱邦士是没有尊严的。

孔子去了齐国之后,当时的齐景公向孔子问政:子曰“君君、臣臣、父父、子子”,孔子这样说因为当时的齐国在外也是陈氏把持朝政,在内齐景公的很多妃子都想立自己的儿子为太子,所以齐国迟迟不立太子。所以孔子说“君君、臣臣、父父、子子”,但是齐国也不能实行孔子所建立的道义,孔子就离开了齐国退回鲁国。在鲁国还是没有受到重用就在家继续研究《诗》《书》《礼》《乐》。

在鲁国孔子51岁才受到重用 ,他做司空、大司扣,但是他的政治主张都没有实现。孔子又离开鲁国。像孔子这样的大臣,他是我的建议你听我就在这,你不听我就不在这,我就走,禄位对他来说轻的不能再轻。这次离开鲁国之后,他去了卫国。

去了卫国之后,卫灵公问孔子关于打仗的事情,孔子说我不懂打仗,我只知“礼乐”。此后孔子游历陈、蔡、涉等十余国,孔子在外游历了14年,他觉得连“君子知其不可为而为之”也没有必要了,他在政治上彻底绝望了,其实他之前也没有抱什么大的希望,他只是觉得君子当知其不可为而为之,现在他觉得连这个也没必要了。他又回到鲁国,专研文化去了,做文化的整理工作。

所以,我们了解了孔子的一生之后,会发现孔子一生是不断受挫的,但是他又从不颓唐,他一直保持着自己的主张“礼乐”不可侵犯,及他做为“士”的尊严。这里多说一句,如果说我们中华文明五千年有一个“人格”的标杆的话,那么孔子就是那个我们文明”人格“化的伟大标杆,他是”庶王“,因为他我们的文化才历经战火屠戮连绵未断。

知道这些之后,我们再来理解他站在川上说“逝者如斯”的意思,这个逝他显然不是流逝的意思,毛主席他老人家按照魏晋的读法把他读成“进”,”逝“是”进“的意思。孔子面对滔滔江水他不是感慨时光流逝,不是说“唉,老了”,他是感慨水流奔腾浩大,以水来比喻进德的不息而有本。

所以,以后我们再用“逝者如斯”的时候,不是要发出老了的感慨,而是说我要进德像滔滔江水一样不息而有本。

 

微信二维码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 You'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