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院士个人资料(方院士人物经历和主要成就)

- 编辑:CPTN重离子质子 -

[专访]中科院方守贤院士:质子治疗 中国自主研发能力已今非昔比

CPTN讯,在近日召开的第三届瑞金肿瘤放射治疗前沿技术暨质子治疗论坛上(详见[现场]第三届瑞金肿瘤放射治疗前沿技术暨质子治疗论坛举行),德高望重的中国加速器物理学家方守贤院士做大会致辞(详见[演讲]方守贤院士:四大国家队已投身粒子线放疗设备研发 国产质子设备定价应在3亿人民币以下),并在会场现场接受CPTN的访谈。

方守贤院士表示,质子治疗未来发展空间还是很大的。一台质子加速器配四个治疗室的话,实际上等于四个质子设备,这是电子没有的。这样算下来平均的价格就下来了,不会比直线加速器价格贵多少。

以下是CPTN与方院士的对话实录:

CPTN:记得2015年第一届合肥物理论坛的时候,当时投资热情非常火爆,很多房地产开发商等设备资本都要投资质子,之后您联合多位专家写了一封信给总理,希望控制这股投资热潮。请问,现在您觉得质子投资是否还处在热潮阶段?对质子投资发展政策,您的建议有没有调整?

方守贤:我认为政策肯定有调整,而且还要总体控制,比如申请单位要有一定的资质,将来对国外设备进口要有执照等等。卫计委开过一个会,征求过我的意见,我还是坚持认为质子设备太复杂,用起来也不简单,高水平的应用更不简单。

虽然社会资本有热情,但对这个仪器的理解远远不够,而且他们对质子设备有兴趣往往着眼于经济利益,但是在初始阶段,在质子重离子设备没有成熟的应用,一个质子或重离子中心每年没有到治疗到上千患者之前,这个投资肯定要亏本的。

从我们国内早期引进质子设备的历程看,过程是很艰难的,但投资者好像视而不见,实际上应该好好去看看,为什么这么艰难。

随着国家政策的调整、时间推移、认识的加深等等,我想质子设备进口风会慢慢慢慢淡起来。

CPTN:您觉得国内配置多少台质子比较合适?

方守贤:国内的质子市场还是很大的,根本在于到底便宜不便宜,我认为质子加速器是便宜的,不会很贵。

CPTN:治疗费10万元?

方守贤:质子治疗费用很容易降低到10万,问题就是每年要有上千个病人,不能几百个,病人多了的话平均价格自然就降下来了。

质子治疗未来发展空间还是很大的。一台质子加速器,配四个治疗室,实际上等于四个质子设备,这是电子没有的。这样算下来平均的价格就下来了,不会比直线加速器价格贵多少。这是优点,大家好像视而不见,是不对的。

真正想把质子做好,就必须把价格降下来,这在中国是有基础的,像中国高铁就是很好的例子。中美两个国家国情不同,质子重离子也是一样的,中国人多患者也多。目前,中国癌症发病率还居高不下,质子放疗需求量很大。关键看有没有人来用,价格能不能下降。

我觉得质子放疗的治疗费用价格下降到10万元是有可能的,这样一年治疗1000个病患,就1亿治疗费了。美国现在很多质子单位亏损的根本原因是其病患少,并且美国很多肿瘤和和中国也是不一样的。

CPTN:如何看待质子设备小型化?

方守贤:我们总说小型化,其实小型化质子设备的性能价格比是很低的,如果一套加速器就开一个治疗室,费用肯定就高了。而且现在流行的小型化设备中,有些厂家的性能很不好,是靠牺牲性能来实现小型化。中国肿瘤病人这么多,就医这么困难,为什么只要一个治疗室呢?

小型化的另外一方面,我跟美国的专家也讨论过,他说美国很多医院都想要小型化的质子设备,因为医院大多在市中心,没有更多土地,所以只能选择一个治疗室的小型化设备。虽然美国病患不多,但边际效应很重,有了质子重离子,医院在整个放疗界中的身价马上就提上去,地位就高了。美国很多医院只是拿质子设备装点门面。

中国现在可能很多地方也在误导,当然小型化好,但小型化不能以牺牲性能来实现。

[专访]中科院方守贤院士:质子治疗 中国自主研发能力已今非昔比

CPTN:就是说中国很多医院是可以选择多室的,没必要非得建单室的?

方守贤:对,我们的地皮没那么贵,而且患者多,一定要最优化,不要拼命去追求小型化。

CPTN:关于质子设备的自主研发上,有专家担心重蹈之前电子加速器研发失败的覆辙,您如何看待?

方守贤:重离子和质子设备研发是非常复杂的大工程。中科院近物所、中科院上海应物所、中国原子能研究院和华中科技大学、合肥离子中心,这四大机构都是国家的重点实验室,在过去都做过高能对撞机1号、上海光源1号等等项目。国家前些年在搞这个领域的技术尖端学科时,已经花了几十亿科研经费,才形成了今天的水平,包括总设计师、副总设计师、各种工程师、公共学科、高频、真空、质控等等人才,这些技术和人才储备都不是一朝一夕就能达到的。

目前,这些技术刚好遇到了粒子线放疗这个机会,能将其一部分资源用来搞质子重离子放疗实验,这个力量绝不是一个外国公司某一个团队可以比拟的,而是动用了国家级人才和力量来落实这个产业。这和当年我们自主研发电子加速器的情况完全不一样,那个时候就是一个研究所在研发,人才也跟不上,也没有受到太多重视,所以搞出一点东西,没有什么竞争力。

现在,四大研究所全进来搞研发了。另外,我们搞研发没有什么利益的问题,科研人员相互能够充分信任和交流。

另外,我们现在比以前也意识到了这种大型设备的重要性,过去搞电子加速器,我们的呼吁是没人理的。现在质子重离子大型设备,社会各界已经开始重视了。打造中国制造2025,质子重离子是个好的项目。

CPTN:质子设备与光子设备在放疗中应该是什么定位?

方守贤:我最近听说TOMO电子加速器,很多人都在抱怨,进口一台要5000万,很贵很复杂又治不了多少病人,虽然性能很好但好像没有竞争能力,更不要说电子加速器了。

我认为通过五到十年时间,质子和电子加速器都会在大的疾病防治系统中找到自己合适的定位。

现在中国的质子设备是真正有实力的国家研究机构在做,不会像过去光子线设备那样,无声无息的上来又无声无息的消退。

CPTN:国产重离子放疗设备定价是5.5亿,上海应物所的国产质子设备估计定价多少?

方守贤::我估计3亿,实际上还要低。这个价格是我们是十多年以前就预料到了。

CPTN:是否有人认为,相比于5.5亿,3亿左右的质子设备没有便宜更多?

方守贤:但是质子有旋转机架,重离子目前是没有旋转机架;不能光看加速器。

CPTN:在集成能力和后期的治疗室方面,您觉得国产质子重离子设备有优势吗?

方守贤:我们的国产质子设备差不多是十年磨一剑了,走到现在为止,旋转机架已经制造完成,包括治疗头的研发等等,我们发现实际上和加速器研发相比,感觉并不是太难。

等到明年这个时候束流调出来以后,我们会告诉大家,旋转机架无非就是动力输运系统,旋转机架本身就是机械的,重一点大一点就好了。

在医疗方面,我们和医生联合起来研发,经过这几年自主研发,问题一个一个攻克了。所以我并不认为,这个治疗系统难到什么程度。

我们这几个大研究所是多年锤炼下的国家队,本身实力就很强,另外我们国家的工艺水平、制造业水平确实今非昔比,所以能够比较容易的实现我们的实际意图。

比如治疗床技术我们不懂,就去采购韩国设备,不但价格很贵,而且有些指标还达不到,最后也有可能不能按期交货,所以我们决定和国内厂家联合研发,没想到现在就做出来了,而且性能居然比韩国那个好。

访谈者简介

[专访]中科院方守贤院士:质子治疗 中国自主研发能力已今非昔比

方守贤 院士,加速器物理学家,1991年当选为中国科学院学部委员(院士)。

曾任北京正负电子对撞机(BEPC)工程经理,高能所所长,BEPC国家实验室主任,中科院数理学部主任,第五届中科院学部主席团成员,兰州重离子加速器冷却储存环、上海同步辐射光源、合肥同步辐射二期工程科技委主任。曾任第八、九届全国政协委员。

20世纪60年代初,发现等时性回旋加速器中存在着自由振荡引起的不等时性现象。1982至1983年在欧洲核子研究中心参加新型强流反质子积累环设计,负责聚焦结构,发展了一种适合小中型环形加速器的消色散方法。1983至1986年参加北京正负电子对撞机储存环设计,对其理论设计做了改进。1986至1992年全面领导工程建设、运行及改进,按期完成建设并投入运行,整机性能在国际同能区的机器中占领先地位。近期从事强流质子加速器、同步辐射光源、散裂中子源等前沿领域研究。2005至2009年任北京正负电子对撞机重大改造工程顾问,2010年起任中国散裂中子源项目科技委主任。2011年起任中科院“加速器驱动洁净核能”先导专项科学顾问。曾获国家科技进步奖特等奖、何梁何利科技进步奖等。(资料来源:高能所官网)

相关报道:

[实地探访]瑞金医院质子中心迎来首批参观专家 首台国产质子设备亮相

[演讲]方守贤院士:四大国家队已投身粒子线放疗设备研发 国产质子设备定价应在3亿人民币以下

[演讲视频]中科院方守贤院士: 上海质子治癌装备的研制进展情况 | 山东国际质子放疗研讨会

[专访]中科院方守贤院士:质子治疗 中国自主研发能力已今非昔比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

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 You'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