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者(想创业不知道做什么好)

- 编辑:互联网er的早读课 -

广告

上周和金沙江创投合伙人张予彤聊天,她喜欢把创业人群分为创业者和创业爱好者。她说过二者间的区别明显,“经常有创业爱好者想到了某个创业方向,微信约好一周后讨论可能的市场机会。而真正的创业者在第一次联系时,就研究清楚了基金的投资案例,准备了意向合作公司列表和团队产品介绍邮件。甚至在我还没有回复消息时,就联系上了某个已投公司的业务接口人。这一切,是为了见面具体详细探讨业务的拓展策略,而非简单的泛泛而谈。”

我们讨论,创业的目的和意义是什么?为钱,创业初期,大部分CEO只拿人民币8000左右的月工资,单纯为了财务自由还不如BAT做技术。工作三年30万年薪30万股票,五到八年就可以年薪百万奔向小康发家致富。为名,创业初期谁知道你和你的公司代表什么?很多时候初期好不容易的一点成绩,轻易被外界声音影响,沾沾自喜止步不前是常有的事。甚至颠覆性的创新说不定还要把名誉搭上,不一定值。为权,创业哪里有想象中的那么自由,要用户为本,要数据说话,要对团队成员负责,要对合作伙伴负责,要对公司股东负责。总之,能负责的你都要负责。

因此既然创业艰难,就要做一件深入骨髓的事情,一件创业者真正在乎的事情。因为在意,才能做到极致。

我问她一个好的公司,应该能让每一个员工都能深深地感受到这个公司所体现的价值观与态度,怎样定义他们的市场落地?

她以小红书创始人毛文超举例。毛文超是一个对美有执念的人。他的价值观也根植在公司的价值观里。互联网同等类型的公司其实想起量,有两个简单粗暴的办法:1. 送钱(补贴客户)2. 擦边球(你懂得)。但是小红书可以在汹涌的市场中坚持自我,而不是一起搅动风云。企业的价值观,有时候就是简单的有所为和有所不为。

最后她说,很多人都想做有价值和意义的事情,但只是当考验真正到来,才能验证创业者的坚守与初心。

讲一个可能整个创投圈都耳熟能详的故事:

一个清华学霸带着团队辛辛苦苦干了好几年,最后因为资金链断裂忍痛把公司卖给了竞争对手,投资人和兄弟们分了500万美金。大家沉郁不已。刚有起色的心血竹篮打水,而未来漂泊不定。主人公说:“当公司欠了相当于我个人月工资100倍债务的时候,我没有太多选择。”

于是被收购后的第二天,他在博客里引用了丘吉尔的一段演讲: "This is not the end. It is not even the beginning of the end. But it is, perhaps, the end of the beginning."

然后马不停蹄地冲向了自己的第二段创业旅程。

这一次旅程依然是他熟悉的社交领域。这个07年诞生的社交产品创下了上线火爆与封禁的双记录。直到大家在2016年终于有机会回过神来一股脑去扒坟“产品经理之神张小龙语录”时,才发现同时代的新浪微博早已成为中国KOL平台的代名词。在这兵马荒芜的岁月里,宇宙洪荒日转星移,世界在十年间已大不一样。

对于真正的创业者而言,属于他们的时代才刚刚开始

风靡一时的张小龙大神语录

当年因为这两次传奇的创业经历,他的自负与不接地气传遍了大江南北。用江湖盛传某互联网知名投资人的话,“一个人失败这么多次是有原因的。”

然后他的第三次创业,听说在一张餐巾纸上画了一张图。横轴是生老病死衣食住行吃喝玩乐,纵轴是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然后是又一次的义无反顾。

这次他好像成功了。他的第三个创业项目叫美团。

他是王兴。他的第一个公司是校内网,承载了一代人的青春记忆。他的第二个公司是饭否,江湖传言如果没有被封可能就没有新浪微博什么事了的中国版推特。但关于过去,他说,既往不恋,纵情向前。于是后来有了继BAT之后的又一个巨头的风起云涌。

对我来说,这是创业者的另一种benchmark,坚守,坚持,机敏,极具洞察,战略清晰,审时度势。

2019年上半年的中国,创业风口一轮轮退去,投资基金四处告急,中美关系一日千里,世界似乎已经不知道创业者的意义与价值。

但和大家交流,对于真正的创业者而言,这个时代才刚刚开始。甚至对于中国创业者来说,这可能是创业的最好时代,比以往都好。

正是因为没有风口了,所以大家才会沉下心去思考创业真正的意义和价值;正是因为资金吃紧了,所以投资人也不会盲目造势与跟风,而是深刻思考未来的行业趋势;正是因为中美关系新常态了,所以才会有华为海思史上伟大备胎转正的悲壮旅程,和随之而来的无数个机会。

想想2009年的硅谷,次贷危机下一片狼藉,裁员破产的消息风声鹤唳,股市楼市一片低迷,时任美联储主席、大萧条研究专家伯南克告诉时任美国总统布什,这是自大萧条以来最大的金融危机。

这也开始迫使一些创业者去思考,这样的新常态意味着什么?

对于真正的创业者而言,属于他们的时代才刚刚开始

随手截取09年次贷危机的触目惊心

UpHonest Capital创始合伙人郭威曾在文章《2008年的硅谷》中写到, 2008年,硅谷还没有“独角兽”,风投们在金融危机的影响下募资不顺,美国本土投资消极。

“那个时候,一个主打省钱的团购网站勉强融到了硅谷风投的400万美金,在人心惶惶的金融危机里,卖便宜货的团购公司Groupon迅速在美国站稳脚跟,并开始疯狂的国际化扩张,只用了16个月就做到了估值10亿美金。3年后公司上市,市值接近200亿美金。”

像不像共度时艰里高歌猛进的拼多多?

“那个时候,一毕业就面临失业的大学生,穿梭在各大会场里寻找机会,互相倾诉,抱团取暖。这些人负担不起旧金山高昂的酒店,有时候甚至因为住在郊区而顾不上吃早饭。创业者看到这些机会,靠客厅里的气垫床和可口的早餐帮助大家抱团取暖,这也就是Airbnb的前身。”

要知道,在次贷危机到来之前,谁会让陌生人住自己家的卧室呢?

“那个时候, 1998年就收到风投资金的TK屡败屡战,他曾长时间靠家人救济度日。直到2007年,他创立的软件公司才被同行廉价收购,收购价格刚够还投资人的钱。2008年,他在次贷危机的阴影下开始了新的创业之旅,这款打车软件能调度出租车,还能让饱受折磨的私家车接客。这款软件叫UberCab,后来改名叫Uber。”

而那些危机中失业的家庭,也用这样的方式熬过了最痛苦的岁月。

正如郭威在文章中写到,“2008年,次贷危机。多国股市拦腰斩,华尔街多家投行破产,美国失业率接近10%,欧洲国家冰岛宣布破产。人们说这是历史上最严重的危机,寒冬中的寒冬,超过了1929年那次,也超过了2000年的那次,人们在寒风中瑟瑟发抖,吓破了胆,仿佛世界末日要来临。其实,在那场貌似天昏地暗世界末日的经济危机里,更多的公司得以洗礼进化。

也终究成就了一系列传奇的开篇。

Fusion Fund创始合伙人张璐说,硅谷的优势之一就是它所经历的周期。中美贸易战可能是一个特殊的阶段,但是因为经历过2000年的互联网泡沫和08年的金融危机,硅谷已经被训练的相对冷静与理性。两次周期的变化足以让头部科技企业和资深创业者提前建立预警机制:收紧开支、保持现金流、预备过冬。

资本过热时,大量的人群涌向创业这个人为风口,但大部分人不一定是想清楚创业的方向和逻辑。市场存在危机时,创业人数骤然减少,只有真正看清创业价值,想清创业思路,有能力整合资本、技术、资源优势的创业者,才够在这样的环境生存下来。而当市场上创新探索的人数减少时,市场机会和容量依然固定,这才是时代赋予创业者的铸造属于自己帝国的真正红利。

她说,这是一个天然的淘汰和筛选的过程。

我说,那些打不死你的,终究会让你变得更强大。

这种强大来自绝处逢生的坚守执着,来自创始人内心的宏伟蓝图,更来自那个关于创业意义与价值的答案。想起前一阵看木心《文学回忆录》里让我惊心动魄的话,“担当生命中最大的可能。理想主义来说,真正心里有一团火在燃烧的,有一股思想一直在萦绕的,不眠不休也要把事情做出来的人,无论在哪个时代,无论外部环境变换与否,都想要把内心汹涌澎湃的蓝图付诸实践,不是在创业,就是在创业的路上。

而当我们讨论真正创业者的时候,我们讨论的是价值、坚守、执行、情怀……不管世界怎么样,总会有创业者前仆后继,开创属于他们的未来。而老兵不死,正是一轮轮新的困难创造了一轮轮新的机会,让创业公司可以生根发芽、汲取养分,茁壮成长。

2019年下半年,而对于真正的创业者而言,这个时代才刚刚开始。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

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 You'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