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产业排名(德国产业结构和优势、集群案例)

- 编辑:征战日纪 -

面对德国溃烂的第一产业,为什么连总理默克尔都没办法呢?

第一大产业

提到德国最大的企业,大家脑海里首先会浮现的就是汽车巨头奔驰宝马,大牌家电的西门子,或者是医药科技领先的拜耳。

事实上,德国最大的产业并不是这些汽车业、电子电气工程业、医药业,而是社会救助产业。

德国的社会救助产业规模大到超出人们的想象,它的从业人数多达200万,相当于德国汽车业、采矿业、钢铁业、渔业、飞机制造业和能源行业从业人数的总和。机构数量上,最大的几个慈善企业拥有10万个分支机构,相当于德国所有肉铺、面包店、药店和加油站数量的总和。

并且,每年德国社会救助产业的总值也是极高。据估算,德国救助产业每年总产值为1100~1400亿欧元。其中,德国个人和机构每年捐赠大约100亿欧元,来自保险业的有200亿欧元,其他的都是来自政府。德国政府税收的1/5都拨给了社会救助产业。

社会救助难道不是由政府提供资金来源或者个人捐赠吗?怎么成了一项产业了?而且还是如此大的产业。

原来是德国政府够避免政府机构里的官僚主义以及提高社会救助的效率。把福利救助的工作大量包给了私营机构,从而形成了产业。

德国溃烂的第一大产业,连默克尔都无法遏止!

 

救助对象奉为“顾客”

然而政府这样的做法却产生了不良后果。

德国政府把社会救助的工作交给私营机构做成了产业,并且没有设定救助资金的上限,只要找到符合条件的救助对象,就给予救助。这样一来,救助机构就在各地疯狂寻找符合条件的救助对象,甚至培育符合条件救助对象。从而找政府要钱来增加收入。

同时还出现了荒唐的事情。一位德国市长抱怨说:”很多不认识字的人来提交教育方面的救助申请,申请书中却充满了教育专家才懂的专业词汇。”

两德统一初期,东德失业问题严重,德国政府成立很多机构来帮助失业者找工作。经过多年努力,两德统一带来的失业问题已经解决,但是众多就业机构保留了下来。为了获得收入,就业机构就人为创造出只为解决失业的工作岗位。

一个失业者,被就业公司安排了一个比失业还无聊的“工作”:观察一种珍稀鸟类,仅仅是观察,不做其他的事情。他向公司提意后,公司给他换了一个让他立即拒绝的“工作”:在图书馆抄写一本关于腓特烈大帝的书。最后,给他安排了一间办公室,而在他“工作”的8个月里,他就仅仅接了两个电话、取了几次邮件、把车开去加了两次油。就这样还被公司称赞工作勤奋。

德国溃烂的第一大产业,连默克尔都无法遏止!

 

眼镜蛇效应

社会上的失业者凤毛麟角,而失业者是就业机构的顾客,失业者越来越少,随之就业机构的收入也就越来越少。这是让就业机构头疼的问题。

但是,不久后,就业机构之后似乎找到了解决的方法。经过对社会的状况的观察和分析,就业机构找到了一个方向——批量制造“残疾人”

据统计,1994年~2010年,德国的残疾人的数量增长了一倍。这期间德国人的身体出问题了吗?答案当然是没有,只不过是在就业机构的“努力”下,符合残疾人定义的人大幅增加了。

就业机构也是煞费苦心,把下层阶级家庭中只要经过学校、家长、孩子共同努力,绝大多数问题和困难都会消失或解决的“残疾人”和学习障碍者,作为它们的“优质客户”。

虽然就业机构这样得到了一个长期客户,得到了政府的资金,但是这些孩子却被贴上了终身的标签。将影响他们到正常的学校接受教育,成年后,很难进入正常劳动市场。这是对孩子们的残害。就像一个深受此害的人将这些救助机构怒斥为“慈善黑手党。”

不断地发掘培育客户,让救助机构的收入节节攀升。但按规定这些钱只能继续用于救助业,不能私留。于是,救助机构每年都要兴建大楼、购置新设备等,来提高救助的档次。然后再招聘更多的人加入救助业,在法律范围内制造出更多的社会难题,培育更多的救助对象再向政府要钱。就这样,救助机构出现了不可遏制的生长。这一现象对世界清廉指数排行上领先的德国充满了讽刺性。

德国一些地方政府财政收入的40%都给了各种救助机构,致使这些地方的公共设施和道路的维修资金匮乏。德国原本欧洲一流的公共设施因资金不足而逐渐败坏。这也让政府发现,把社会救助的工作包给私营机构所费的资金,远远多于政府直接向需要救助的对象发放的资金。

德国这种社会福利制度可谓是“眼镜蛇效应”的典范,他们大力奖励原本想要消灭的事情。

眼镜蛇效应:指的是针对某问题的解决方案,反而使得该问题恶化。在殖民时期的印度,曾经眼镜蛇肆虐,让老百姓深受其害。为了解决问题,英国总督颁布了一条法令,民众每打死一条眼镜蛇,就可以获得一卢比的奖励。然而法令实施以后,印度人为了赏金竟然开始大规模地养殖眼镜蛇。当英国政府意识到这种情况而取消赏金后,养殖眼镜蛇的人把蛇全都放了,结果蛇灾不但没有得到缓解,反而更加肆虐。

德国溃烂的第一大产业,连默克尔都无法遏止!

 

议会最大党“救助党”

难民,对于德国救助机构来时可是“优质客户”。各家救助机构争抢着抓紧难民,然后“精耕细作”,实现道义和资金上的双丰收。虽然感觉是难民从政府那里领取丰厚补贴,但真正拿大头却是救助机构。

默克尔政府也无力对抗,只能顺应强大的潮流。大家都知道社会福利制度弊端严重,但这个问题不可能解决。救助机构牵扯到德国数百万乃至上千万人的利益,包括社会中坚力量的中产阶级和上层阶级,他们都有选票,有能力影响政策。直接在社会救助企业中兼任高层职位的议员,占议员总数的35%,比例比执政党还要高,是议会最大党。在投票制度下,任何想要和救助产业为难的政治家都会很快下台。

所以,社会救助产业不仅是德国规模最大的产业,还是政治和社会影响最大的产业。德国上下没有任何能够与它抗衡的力量。只能看着他们发展壮大。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

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 You'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