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一份美国司法部和商品期货委员会的处罚决定引爆了国内的社交网络,老牌华尔街量化交易投行Tower Research Capital同意以创纪录的67,493,849美元支付罚金和受害者补偿以和解前职员虚假挂单扰乱期货市场的指控。

“挂单欺诈”的指控,也就是国内“频繁报撤单”,是一种在国际上被称为“幌骗”(spoofing)的交易行为。

在实际交易操作中,投机者可能利用高频交易进行频繁报单、撤单,制造幽灵流动性,以吸引其他投资者“上钩”。这种行为具有诱导成交,进而操纵期货价格的可能。

北大高材生在华尔街通过虚假挂单,使竞争对手损失逾6000万美元

根据指控书来看,这三名交易员曾数千次下单买卖期货合约,并在成交前取消这些订单,目的是为了通过挂单的方式影响价格,诱导其他投资者跟风买入(卖出)并伺机从中获利。这些行为至少从2012年3月持续至2013年12月。

值得注意的是,该高频交易公司的三名前交易员,包括了一名在逃的中国籍交易员——Yuchun(Bruce)Mao。

谁是“Bruce Mao”?

引起国内“吃瓜群众”轰动的并不是创纪录的处罚金额,而是涉嫌带头“在美国割韭菜”并被法院通缉的Bruce Mao,在多家媒体对其求学背景和工作履历对比后,发现其正是国内量化对冲基金安诚数盈的首席投资官及合伙人毛煜春。

根据天眼查数据,毛煜春毕业于北京大学化学系,2001至2005年在美国密歇根大学攻读金融工程硕士。

Bruce Mao于2011年起任职于芝加哥的著名高频交易公司Tower Research Capital,此前还曾在另外两家知名高频交易公司Harrison Trading和JumpTrading工作过,他于2001年本科毕业于北京大学化学系,2005年研究生毕业于密歇根大学金融工程系。

北大高材生在华尔街通过虚假挂单,使竞争对手损失逾6000万美元

先后任职于高频交易公司Jump Trading和Tower Research并帮助后者创建第一个交易标普电子期货合约小组并担任该组负责人。回国前他是“标准普尔指数期货交易量最大的个人交易员”。2013年他领导的团队总交易量高达2800万单,占到该期货产品全年总交易量的10%。(回头来看这个数据别有一番意义)

对于现年40岁的中国籍交易员Bruce Mao,美国司法部并没有透露最新情况,此前有媒体报道,Bruce Mao在2015年即出走美国,回到国内。

从2012年3月左右到2014年3月左右,毛和两位助手在芝加哥商品交易所(CME)交易的E-迷你标普500指数期货和E-迷你纳斯达克100指数期货的市场,以及在芝加哥期货交易所(CBOT)交易的E-迷你道琼斯指数期货市场进行交易期间,通过下数千份假订单来欺骗买家,目的是创造供求增加的假象。这些订单扭曲市场价格,使得与交易对手损失逾6000万美元。

2012年起,在Bruce Mao领导下的高频交易小组推动下,Tower Research Capital是美国股指期货市场上最活跃的交易方,特别是在2013年,团队总交易量高达2800万单,占到标准普尔指数期货产品全年总交易量的10%,成为名副其实的“NO.1”。

北大高材生在华尔街通过虚假挂单,使竞争对手损失逾6000万美元

在此案爆发之前,2018年8月份,CME就曾给Bruce Mao一则纪录处分,禁止交易两年,并处以12万美元罚款。但是,随后案件移送到美国司法部,2018年10月份,美国司法部开始正式指控。

值得注意的是,在去年该案爆发之后,有报道指出Bruce Mao的个人简介与浙江安诚数盈投资官网上提供的创始人履历基本符合。

根据公司介绍,安诚数盈是2015年3月成立的一家量化对冲基金。但是对于这一情况,并没有联系到公司回应。

相较于利用技术形态引诱投资者上当的“坐庄手法”,虚假挂单的“手艺”可谓是门槛极低。庄家通过在与现价有一段距离的位置放置巨额的买单或卖单创造出市场供需关系不平衡的表象,引诱其他市场参与者作出错误的判断,庄家在虚假挂单成交前迅速撤单并以此获利。

在美国司法部的声明中,涉事的三名交易员在2012年3月至2013年12月期间,通过数千次虚假挂单的手法干扰了标普500指数期货、纳斯达克100指数期货和道琼斯指数期货电子合约的交易并从中获利。除了仍被通缉的Bruce Mao外,另外两名印度裔交易员Kamaldeep Gandhi和Krishna Mohan已经分别就欺诈和虚假挂单与检察官达成了认罪协议,将于明年二月中上旬宣判。

北大高材生在华尔街通过虚假挂单,使竞争对手损失逾6000万美元

根据美国金融业监管局(美国金融业自律协会)的文件显示,早在2014年5月开始,芝加哥交易所就开始了对毛煜春和Tower Research Capital的市场操纵行为展开调查。随后三名涉事交易员离开公司,毛煜春于2015年3月回国创立安诚数盈并担任董事长。

在2018年10月美国司法部展开刑事调查后,安诚数盈于2019年1月16日进行了工商企业变更登记,原董事兼总经理王锋变更为董事长,毛煜春变更为公司董事。

2019年11月7日,美国司法部和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CFTC)发布通告称,高频交易公司Tower Research Capital同意签署了一项延期起诉协议(DPA),支付6749万美元,以了结关于其三名前交易员从事“挂单欺诈”的指控,仅限于公司层面。

根据DPA的条款,Tower公司同意加强公司内部管理,并对政策和程序进行适当的审查,并在必要时修改其合规计划,并对复杂的交易工具监控进行了大量投资,增加法律和合规检查,改组公司高级管理层,完善治理结构等。

根据司法部2018年发布的文件显示,39岁的Yuchun Bruce Mao,被指控一项商品交易欺诈罪和两项幌骗罪(Spoofing)。另一嫌疑人是36岁的Kamaldeep Gandhi,来自芝加哥。

还有一名嫌疑人是33岁的Krishna Mohan,来自纽约。

北大高材生在华尔街通过虚假挂单,使竞争对手损失逾6000万美元

近年来,美国司法部已经频频对于高频交易操纵市场行为作出指控。

幌骗是指在市场交易中虚假报价再撤单的行为,本质是操纵市场。

幌骗行为会带来很多负面影响,市场的有效性将被严重破坏。

2010年5月6日发生在美股的“闪电崩盘”事件,是最著名的“幌骗交易”案例,导致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瞬间暴泻近千点,美股市值蒸发近万亿美元。

5年后,英国高频交易员36岁的萨劳,被美国司法部控告涉嫌“幌骗交易”,为了让自己能够以低价购买图利,即利用自动化程序,设下大量指数期货沽盘,推低价格后取消交易。

柯西亚在2011年不到三个月内,多个商品期货合约中进行幌骗交易,非法获利近140万美元。

柯西亚案是2010年《多德弗兰克法案》通过后美国第一例刑事起诉并定罪的涉及高频交易的幌骗操纵市场案。

北大高材生在华尔街通过虚假挂单,使竞争对手损失逾6000万美元

按照美国量刑指南,每项幌骗交易的罪名最高可判处10年有期徒刑和一百万美元罚款。

美国政府要求引渡萨劳,但这需要英国的配合,结果是身在英国的萨劳依然逍遥法外。

目前,美国司法部门认定虚假挂单(Spoofing)的依据主要是2010年7月生效的多德·弗兰克法案,立案标准简单说就是嫌疑人大量下达无意执行的订单干扰市场的行为。

值得一提的是,虽然近两年欧盟和美国金融监管机构密集处罚并判决了一批使用虚假挂单手法交易的投行和交易员,但这种行为在全球投行里已经“流行”十余年了,除了更看重实际成交量的股市以外,国债、汇市和期货市场早已沦为重灾区。

虽然监管部门的处罚不可谓不严厉,但正如内幕交易一样,只要是人参加的游戏,就会有犯规行为出现。另一方面,目前被送上法庭的大都是在一线下单的交易员,并没有投行高管或律师因为公司下达虚假订单被追究过刑事责任(最多是默默引咎辞职)。这也是大多数虚假挂单案被告人在法庭上都会说的一句话:“为什么所有人都在做这件事情,只有我被抓了?”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

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 You'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