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演杨阳个人资料,照片(导演杨阳作品)

- 编辑: 编剧帮 -

“昊天世界,光阴轮转,每隔千年,冥王降世,举世黑暗,堕入极寒,万物枯竭,是为永夜……”改编自同名网络小说的网剧《将夜》正在腾讯热播。在此之前,恐怕不会有人将杨阳与一部玄幻题材的男频网剧联系到一起。

杨阳导演是一个“低产高质”的正剧专业户,曾用十一年时间“磨”出六部作品,却五次捧起飞天奖的奖杯。从《牛玉琴的树》《午夜有轨电车》到《牵手》再到《记忆的证明》《诺尔曼·白求恩》,她的作品或是深入现实,或是凝望历史,悲剧精神与理性光辉同在。

专访《将夜》导演杨阳|当五捧飞天奖的正剧导演遇到玄幻大IP(1712期)

杨阳导演在《将夜》片场

执导《将夜》是杨阳第一次触碰玄幻题材的作品,这或许是她创作旅程中的一次重大转折,但在转变之中也有着精神血脉的延续。比如对返璞归真的执念,对“信、望、爱”的传递,还有对品质的苛求。在大IP搭配高流量明星的全盛时期,杨阳坚持启用新人担纲,将70%的成本用于制作,90%的场景采用实景拍摄,她率领团队长征一万七千里,辗转二十城,一路从苍茫大漠走到雪山之巅。

漫山飞雪之际,行人纷纷撤下山去,唯杨阳带领剧组逆流而上,感受“真实的雪景带来的震撼力”。

专访《将夜》导演杨阳|当五捧飞天奖的正剧导演遇到玄幻大IP(1712期)

平等看待原创与IP

“任何一次创作都应该是发自本心的”

杨阳与《将夜》的结缘,要从五年前说起。2014年,在影视行业工作了24年的杨阳开始感到焦虑,这种焦虑来自剧本原创力的疲软,“我接触了大量编剧,发现他们手里基本上没有东西,处于命题作文和接活的状态。”为了她的公司——金色池塘传媒能够规模化运转,杨阳将目光投向了更具活力的网文领域,开始组建团队遴选IP。早在IP抢购热潮正式到来之前,金色池塘就在一年内买下了20余部小说的版权,还尚未获得网络文学双年奖金奖《将夜》正在其中。

网络文学是一片相对自由的天地,作者中卧虎藏龙,文字恣意生长。不过在杨阳看来,无论作品的题材是玄幻还是穿越,都要有一个好的价值观。这也是金色池塘选择IP的一个硬指标。

专访《将夜》导演杨阳|当五捧飞天奖的正剧导演遇到玄幻大IP(1712期)

网友自制《将夜》同人黑白概念海报

从2015年言必IP的热潮,到2018年唱衰IP的风向,围绕着IP的争议从未中断,《将夜》这个项目也随之浮沉。项目启动时,有不少人因为片方没请流量明星而寓言它的失败;剧组杀青后,“男频IP又被舆论集体唱空,否定大IP、大制作成为政治正确”。

面对种种争议,杨阳表示自己一直秉持着创作者的本心,并不想给作品贴上分门别类的标签:“我觉得任何一次创作都应该是发自本心的。如果我喜欢这个文本,不管它的来源是怎样的,是原创、出版物还是网络小说,只要这里面的故事打动我,这里面的主题是我想对世界发出的声音,那我就会有热情去拍它。”

在看到《将夜》的小说梗概时,刚开始接触网文的杨阳如坠云雾,“里面有三世五境,多种门派,多层关卡,还有不可知之地,不可知之人。真是跟我以往阅读的作品有很大差别。”花费了两个多月的时间,杨阳读完了三百七十万字的原著,在字里行间看到了呼之欲出的人物,“《将夜》里每一个人物都有非常扎实的根基。如果一个作品中的人物是扎实且丰满的,你就不用去考虑它是玄幻或是什么类型的,其实还是塑造人物。

专访《将夜》导演杨阳|当五捧飞天奖的正剧导演遇到玄幻大IP(1712期)

与此同时,她也在小说中找到了“架空宇宙”与当下现实的联系,“《将夜》的主题是很有现实主义精神的,人们该怎么去面对一个纷乱的世界,该怎么去把控自己不可知的命运,是逃避还是去战斗?包括我们对于自由的选择,是顺其自然还是坚守自我?这些问题都跟我们当下的现实有很多呼应。”宁缺为给家族复仇而走上修行之路,最后却转变了终极目标,开始为匡扶世间正义而战。塑造这样反抗悲剧命运的人物,传递理想主义的大情怀,也正是杨阳所喜爱和擅长的。

对于传统的长篇小说来讲,四五十万字已足以支撑起一部鸿篇巨制了,但对于拥有极大抒写自由的网文来说,几百万字的体量早已成为常态,如何取舍与提炼,是所有网文IP开发者都要面临的难题。“《将夜》有三百多万字,特别宏大,而且其中有很多文字,比如关于修行的一些内容,是难以影视化的。”杨阳也如是说。

专访《将夜》导演杨阳|当五捧飞天奖的正剧导演遇到玄幻大IP(1712期)

在剧本创作过程中,编剧徐闰数易其稿,主创团队反复权衡,最终决定将宁缺的成长经历作为主线,把其他内容留至第二季再做考虑。原著中的宁缺,是个在网文世界中自由成长的少年,冷血、腹黑甚至不择手段是他早期的性格特点。影视化以后,出于对审查与导向的考虑,很多设定必须要有所转变。杨阳很喜欢宁缺的一句台词:“我是一个敢于直面惨淡人生,不信命运,攀登无数险峰的逆天之人。”她将这句话作为了宁缺人物性格的基调,“我们尽量把他塑造成一个有信念、有情有义的形象。”

在此基础上,杨阳又主张将隆庆的经历做为副线。隆庆与宁缺,同是深陷命运的悲剧漩涡,怀着强大的复仇意志踏上修行之路的年轻人,最终却因心性的不同而走向了截然相反的结局。他们是一生的劲敌,也是彼此的镜子。剧集播出后,隆庆这条副线略受争议,但杨阳认为隆庆的存在可以让剧集的内涵更加丰富,“现在大家也在讨论多线叙事的方式到底好不好,但我觉得一部60集的电视剧,如果只有一条主线而没有任何副线的话,会不会有点单调?

专访《将夜》导演杨阳|当五捧飞天奖的正剧导演遇到玄幻大IP(1712期)

《将夜》剧照 隆庆皇子(孙祖君饰)

从剧本的创作阶段起,杨阳就带着团队开始进行围读剧本的工作,“每一稿剧本我们都要组织围读,这间会议室里常常挤满了人在读剧本,读和看是不同的感觉,我们绘声绘色地一边读一边演,去看我们的台词是不是好、是不是口语化,剧本的节奏、人物塑造等是不是要调整。”经过两年又三个月的悉心筹备,《将夜》才于2017年9月在新疆吐鲁番正式开机。

放弃流量明星

“从新人身上看到表演界的希望”

在玄幻题材的IP项目中,《将夜》有两大特点,一是主角全面启用新人,二是实景拍摄的比例高达90%。杨阳深知这意味着高投入与高风险,却还是选择铤而走险。

“去年以前,所有的大IP项目,都是大IP配高流量明星,这是一个套餐,一个游戏规则。我们也问了一些高流量明星,你能不能给我这么长的档期?不能,能给的档期很有限,每天开工的时间也很有限。我要到南疆、北疆那些条件艰苦的地方去拍摄,他们的团队也难以接受。”在创作上,杨阳是一个爱较劲的人,不肯为流量而牺牲品质。因此,她决议在新人里去寻找能够跟自己一起去拼的人,“几乎每天都有一批一批的年轻演员来试戏,我从他们身上看到了表演界的希望,他们真的是非常有热情,非常想演戏,但是没有人给他们担当主角的机会。”

专访《将夜》导演杨阳|当五捧飞天奖的正剧导演遇到玄幻大IP(1712期)

《将夜》剧照 宁缺(陈飞宇饰)

经过几番试戏与交流,杨阳选定陈飞宇来出演男主角宁缺,宋伊人出演女主角桑桑。杨阳称自己最初并不知道陈飞宇是陈凯歌之子,只是看见他的照片,觉得他的形象与宁缺的气质相符,就让演员统筹把他叫来试戏。来到杨阳面前的陈飞宇,是一个非常有家教的青年,17岁的他举止端正,彬彬有礼,身上毫无戾气。为了让他演好宁缺,杨阳对他进行了一番解放天性的“改造”,教他抖腿、歪嘴、挑毛、吊儿郎当的说脏话,甚至安排了几番“对骂”作为考验,“当我看到他真正能够让怒气从眼睛里冒出来时,我觉得他可以演宁缺了。”陈飞宇身上天然的少年气与青涩感,也成为了宁缺荧屏形象中的一部分。

饰演桑桑的宋伊人同样是“少女感”十足,她曾在2013年因一组“致青春”校服照而走红网络,被称为北电“校服女神”。在宋伊人前来试戏时,杨阳要她回去好好读小说,并提出了一番“玄妙”的要求:“我希望桑桑的表演应该是‘没有表演的表演’,完全不露痕迹,桑桑在宁缺身边是空气般的存在,所以你的表演应该让人既能看见又看不见。”在后来的试戏当中,宋伊人的理解力得到了杨阳的认可,她娇小的身材和清纯的面容,也与小说中的桑桑十分匹配,被原著粉赞为“神还原”。

专访《将夜》导演杨阳|当五捧飞天奖的正剧导演遇到玄幻大IP(1712期)

《将夜》剧照 桑桑(宋伊人饰)

在启用新人担当主角的同时,杨阳还召集了十分强大的配角阵容,让郑少秋、金士杰、倪大红、黎明、刘佩琦、胡军、尹铸胜、姚安濓等一众实力派老戏骨先后亮相。已经多年没有现身荧屏的郑少秋,此次加入《将夜》剧组再现第一代古装男神风采,勾起了众多观众的回忆。

年至古稀的秋官一路随着剧组南征北战,令杨阳十分感动。有时他为了能在开拍前再默一遍词,不等机器架好就站到大风中候场。还有一次狂风席卷吐鲁番,剧组的车都被吹得摇摆起来,“夫子”郑少秋和“大师兄”陈震却还在戏里吃羊肉,听不到杨阳叫停的喊声,“我一张开嘴风就呛进来,只好冲到画面里让他们停下,他们还想把这场戏演完,不想中断,最后我们还是停止,所有人护着郑老师回到车上,因为真的很危险。后来我们才知道那天的风力已经达到了十级。”“没有小角色,只有大演员”,杨阳无不感慨的说到。

专访《将夜》导演杨阳|当五捧飞天奖的正剧导演遇到玄幻大IP(1712期)

《将夜》剧照 夫子(郑少秋饰)与大师兄(陈震饰)

长征一万七千里

“别把年轻观众当幼稚人群”

在《将夜》的拍摄过程中不仅有狂风肆虐,还有沙暴和泥石流的偷袭、高原缺氧与极端气候的考验。这样的艰辛,是杨阳选择实景拍摄玄幻修仙作品的必然代价,“我在审美上喜欢返璞归真,觉得真正有力量的作品,是用真诚与真实去打动人的,不能太虚浮。如果《将夜》是在绿棚里拍,然后抠像,最后出来的东西只能是游戏的感觉。而我们要在真实的自然环境中呼吸,看着光线的变化,感受大地的冷热,这样才能让它呈现出有别于一般玄幻剧的质感。”

从雄浑恢弘的大漠戈壁,到烟波浩渺的仙侠意境,《将夜》中汇集了各种类型的人间胜景:库姆塔格沙漠、那拉提草原、红河谷、赛里木湖……为了找到合适的取景地,杨阳在2017年上旬耗费了半年时间去各地堪景,“我最终选的景都是大家认为特别不利于大部队运转的地方,制片人把头摇得像吃了摇头丸一样。”最终团队还是搬出“没有条件制造条件也要上”的精神,达成了杨阳的取景要求。

专访《将夜》导演杨阳|当五捧飞天奖的正剧导演遇到玄幻大IP(1712期)

玄幻题材作品的受众以年轻人居多,杨阳曾在全剧组大会上说,“我们一定不要把年轻观众当作幼稚人群,他们是看美剧、英剧和各种大片长大的,在审美上有着很高的要求。”她严防“五毛特效”在《将夜》中出现,把美剧《权力的游戏》当成参照,无论是拍摄场景、服化道还是后期特效,都尽己所能的打造高品质的大制作效果。

三十分钟的“春风亭雨夜血战”,剧组拍了整整十五天,演职人员每天在三度的气温下泡在瓢泼大雨中十几个小时,才呈现出了领先于同类剧集的高燃打戏。宁缺入二层楼的“登山取瓢”,被杨阳称做是最头疼的创作,“从剧本到拍摄,最头疼的一段便是‘登山’。读起来很爽又很玄的文字,却很难拍出高妙之境。台本反复改,拍了好几次,跨越三个省,剪出来只是一座山。”

专访《将夜》导演杨阳|当五捧飞天奖的正剧导演遇到玄幻大IP(1712期)

2018年2月9日凌晨四点半,随着杨阳的一声通过,《将夜》剧组结束了六个月的奋战宣告杀青。作为打破“游戏规则”的先行者,《将夜》难以避免要付出一些代价。一部没用明星担纲的玄幻剧集,实在是前途难料,没有电视台愿意冒险来采购,他们直白的告知杨阳:“你这个剧没有明星,我们不能买。”

2018年10月31日,《将夜》登陆腾讯视频,前两集的叙事方式给没有读过原著的观众造成了一点障碍,再加上没有星光加持,首周反响颇为冷清。杨阳在微博上求助:“男频有点难,请求你支援。”

专访《将夜》导演杨阳|当五捧飞天奖的正剧导演遇到玄幻大IP(1712期)

随着后续剧情加入佳境,以及经典场面的陆续展现,《将夜》的热度开始稳步攀升,豆瓣7.1分的成绩也远超同类题材的口碑指数。11月18日,杨阳在微博上“官宣”了《将夜2》的启动,一千六百多条留言迅速涌入,剧迷们热切的向杨阳表达着对第一季“良心呈现”的感谢与对第二季的种种期许。

从第二季目前的官宣信息来看,杨阳在选角上依旧“不知悔改”,要将精力与经费更多的向创作和制作上倾斜,继续打造领先于行业水准的玄幻剧。记者去到金色传媒采访的当日,杨阳正忙于为《将夜2》挑选能与她再度南征北战的新人,而此时此刻,她已经在组织美术与服化道等部门展开第一轮的剧本围读……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

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 You'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