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靖淇个人简介和作品(周靖淇有妖气漫画官网)

- 编辑:娱乐独角兽 -

专访周靖淇 |告别“妖气”,“仙山”归来,动画布道者的孤独梦想

今年暑期档,票房市场构建神话的时间被急速缩短,《哪吒》上映35天,票房飙升至46亿,超过《复仇者联盟4:终局之战》国内票房,进入华语影史票房前三名。因为《哪吒》的成功,公众与资本市场确信,虽然近三年国产青年动画电影票房成绩不尽如人意,但2015年《西游记之大圣归来》(以下简称《大圣归来》)掀起的票房红利绝不是偶然故事,更重要的是,此前鲜少引起舆论关注的动画导演们,被视为电影银幕与票房市场上新生血液。

——国产动画的希望之星熠熠发亮,当然是越多越好。

这时,公众对饺子的个人履历进行考古,顺着饺子的发迹短片《打、打个大西瓜》牵扯出一幅动画人群像。2009年李阳的《李献计历险记》被称为“2009年最牛的国产动画片”;2010年何伟锋推出《小胖妞》系列;2011年毛启超独立开发动画短片《鞋》;2012年卢恒宇与李姝洁导演动画《十万个冷笑话》;2013年唐伯卿与曾小兰因3D短片《太极鼠之入学考试》(以下简称《入学考试》)惊艳行业……

专访周靖淇 |告别“妖气”,“仙山”归来,动画布道者的孤独梦想

(《入学考试》)

同一时间,2009年,国内首个真正意义上的原创漫画平台“有妖气”正式上线,在此之前有妖气已经在创始人“妖气君”周靖淇手下运营三年。2015年平台成立9年,孵化出《十万个冷笑话》《端脑》《镇魂街》《雏蜂》等国产漫画IP。

将思绪从历史回顾拉回到现在,有人适时的提出了疑问,现在这些动画人都到哪里去了?“妖气君”周靖淇与《入学考试》导演唐伯卿合作成立的动画公司仙山映画成为了答案之一。

专访周靖淇 |告别“妖气”,“仙山”归来,动画布道者的孤独梦想

“妖气”之外,“仙山”从何而来?

也许和各类可爱又迷人的动漫角色一样,现实里,那些生产动漫内容的人,也总是带着一两分任性的个人主义色彩。周靖淇与唐伯卿与仙山映画的故事,是从一个“未完待续”开始。

2013年,周靖淇偶然间在网络上发现了动画短片《入学考试》,三只小老鼠、一只太极鼠大师,7分23秒的短篇故事,天才式艺术水准与技术掌控,让周靖淇决定拉着短片背后的制作人唐伯卿与曾小兰大干一场,双方也一拍即合。但这场合作没有成行,彼时唐伯卿对未来的规划更希望能去美国,体验学习全球顶尖的动画制作水平,“仙山”的出现暂时搁浅。

但从这个“初遇”里不难感受到整件事过程,从发现到执行,都十分迅速。这一点周靖淇回想起来依旧得意,“我能够说我们极擅长发掘导演,这是我们的看家本领。一个导演他的很多东西,哪怕是再短的片子都能够体现出来。”

专访周靖淇 |告别“妖气”,“仙山”归来,动画布道者的孤独梦想

(仙山映画联合创始人、CEO周靖淇)

“仙山”真正出现,是在4年后。2017年,周靖淇宣布十年一梦,大愿得偿,就此离开漫画平台有妖气。各方舆论正准备一阵唏嘘之时,他又举着“尔康手”说了声且慢,宣布自己搭伙动画电影导演唐伯卿,成立仙山映画,漫画事业告一段落,朝着动画电影进发。这时唐伯卿也已经在海外积累了相当的技术经验,并且与诸多前迪士尼、皮克斯、梦工厂等动画工作室资深成员组成动画团队,时机成熟,他开始构思自己的首部电影作品《龙宫》。

专访周靖淇 |告别“妖气”,“仙山”归来,动画布道者的孤独梦想

仙山映画就此落定。2018年1月,仙山映画获得磨铁集团与掌门科技董事长陈大年的4000万天使轮融资,并对外公布了《龙宫》、《钢铁之心》、《馒头日记-纸妈妈》(以下简称《纸妈妈》)三部电影项目。最初仙山映画计划成立后四年内完成这三部作品,公众也悬悬而望,仿佛周靖淇“出山”之日近在眼前,仙山映画如闹天宫的大圣,马上就能在国产动画电影的山头上插上自己的旗帜。

但现实中仙山映画闭关修炼,“隐居”了两年,计划发生了变动。“现在仙山映画的计划日程已经到了五年后了。《龙宫》是第一部作品,计划2020年完成,它之后是《钢铁之心》,预计需要22个月的时间,在这之后是《纸妈妈》。”周靖淇说。

面对这个改变,周靖淇玩笑道“当时太天真”,但是实际上这并不是公司运营上速度问题,而是追求的侧重点发生了变化。“四年三部,实际运营上都可以做得到,但是我们学会更多的去考虑作品质量的时候,就觉得说花更多的时间其实是好的。”

算来算去,这是一笔“时间帐”。如果以2015年《十万个冷笑话1》(上映时间2014年12月31日,以下简称《十冷1》)为基准,周靖淇进入动画电影市场已经4年,这4年里,江湖已经风云变幻。2015年《十冷1》作为国产青年动画电影的种子选手,票房才艰难破亿,2019年《哪吒》在国产真人电影缺位的情况下,制霸暑期档。这期间《大圣归来》《大鱼海棠》《白蛇:缘起》等国产动画电影均在票房市场上掀起大大小小的高潮。

专访周靖淇 |告别“妖气”,“仙山”归来,动画布道者的孤独梦想

风口随爆款乍起,市场涌动,等待显得有些奢侈。公众开始替仙山映画着急,“公司已经成立两年了呀”,潜台词是,“作品呢?”面对这种善意的催促,周靖淇讲起一个孩子气的浪漫故事。

你知道公司的名字为什么叫“仙山”吗?

“因为仙山是中国自古以来传说中的东海蓬莱,是一座虚无缥缈的神山。你不知道山上有些什么,可能有神仙在飞,可能有龙在盘旋,可能有仙鹤在起舞,会有各种各样神奇的事物与生气,我们期待的神话传说可能也在里面。对我而言,它代表着一种对未知世界的向往。我们希望可以把这样一座幻想中的神山带到公众面前。有一天,因为仙山映画的一部部电影作品,公众像拨云见日一样,看见了那座神山。”

而通往这座神山的路,是以时间和内容为石料,一点一点铺就的。“在成立仙山映画的时候,我心里是有一个准备的。一部动画作品的周期非常漫长,一般情况下4到7年时间都是正常的。”在海外,即便是迪士尼、皮克斯这类动画工业技术已经十分成熟制片厂,同样需要相当的时间成本。国内市场上,《哪吒》筹备制作达到5年,《大圣归来》从规划到制作花费了8年。

专访周靖淇 |告别“妖气”,“仙山”归来,动画布道者的孤独梦想

“我有时候就和唐伯卿聊,一个导演一生可能拍不了几个作品。如果一辈子能拍十部电影,40年、50年就过去了。对于仙山映画这样一家公司来讲,可能动不动就要以10年为单位起步,10年里可能出现两、三部作品。你想做这样一家公司,一定要有足够长的耐心。”

可互联网流量时代下,人类是一种连“泡面时三分钟”都不想等待的生物,恨不得上一秒提出计划,下一秒就出现结果数据。市场上无声的催促,让周靖淇笑了一下,“焦虑倒不是很焦虑,但是会有失落感。”

布道者的使命感

如果说有妖气的出现是漫画行业一场自下而上的基础设施建设,从培养原创漫画内容做起,挖掘作者,保持连载,在原创画工水准尚未成熟之时以剧情吸引国内漫画受众,随后完成粉丝积累,从漫画走向动画,再走向动画电影,实现影游漫的IP联动。

那么仙山映画的出现则是一次自上而下的“内容教育”。国内ACGN人群在海外大量优质动画作品的浸淫下,已经有了一定的审美基础与观影习惯,国内市场被“教育”好了,但是行业上游缺乏高端内容生产者。周靖淇希望仙山映画能够成为如好莱坞迪士尼、皮克斯一般的动画studio。所谓的studio,是能够持续产出优质动画作品并建立内容品牌的动画公司,品牌就意味着质量,拥有“XX出品,必属精品”这样的通俗但真诚的赞誉。

专访周靖淇 |告别“妖气”,“仙山”归来,动画布道者的孤独梦想

实际上,有妖气与仙山映画有着一样的底色——对行业有着一种无形的使命感,有妖气在试图完成原创漫画与青年动画电影的破局,仙山映画希望能够开拓出一个丰富的动画内容时代。

“没有使命感,活不下去。”

从公司模式来看,仙山映画的配置也是向着studio的方向发展。2017年成立之时,仙山映画就显示出了特殊性,公司采用全球化在线协同的办公方式,采纳海外动画人才与技术,高比例海外员工,低成本、机制灵活。相对于国内其他动画公司,仙山映画从创意开发、剧本分镜到中期制作,搭建了完整的制作团队,在行业大多寻求外包公司分摊制作的趋势下,仙山映画追求的是能够独立完成电影制作。

这样的动画公司在国内并不多,王微2013年成立的追光动画是其中之一,但是回顾近几年追光动画的作品票房,显然国内动画studio的路途并不好走。

仙山映画的核心部分是创意开发与制作人员,这部分人员已经将近达到100人,海外员工比列在20%左右,加上市场部、后勤支持等人员,公司人数在150人左右。周靖淇负责中国团队,而唐伯卿在美国负责掌管海外团队的流程与制作,国内与海外团队以电子邮件或者线上视频会议进行沟通。

“其实我们公司与其他传统公司并不一样,制作团队没有部分划分,只有工作类别划分。大家按制作环节协同工作,每个环节快速组建团队,在全世界范围内找人。”周靖淇解释。

“按需求找人才”,这是仙山映画的组队理念。以这个理念为指导,就意味着团队存在相当的机动性,而这种机动源自于动画行业的特性。“一个项目中有一些部分是单个合作的,有一些部分还是需要固定团队。比如分镜师,每个电影分镜可能就需要几个月的时间,它是整个制作过程的一部分工序,所以分镜师是流动的,全世界的分镜师都是流动的,这是工种的问题。但也有一些工种它是不流动的。比如说很核心的动画师、模型师、灯光师等。实际上一个合适的团队,熟悉一整套流程,磨合完毕,然后保持固定工作,是很难的。”

而这种机动性的人才选择,在外部看来意味着高额的人才成本,就像高比例海外员工与低成本之间似乎存在着一些刻板认知上的矛盾,但实际上人才成本没有想象中那么高。“以单人来讲的话,海外员工的成本大概是国内员工的1.5倍。”

高质量的员工带来的则是制作过程中修改与损耗成本的减少。“高质量的员工带来比较少的修改和比较低的损耗,提升的是质量部分,而提升质量就抵消了员工成本。如果我们投资一个亿,能做到国际领域的水准的话,比如说画面上再好1到2个级别,那么这1到2个级别就是我们赚到了。”

此前公众间一直流传着一个关于《哪吒》申公豹制作的段子,一位特效师因为申公豹豹子头的特效制作不堪折磨,愤而离职,项目烂尾,换到新公司之后,命运弄人,烂尾项目又到了他手里,依旧让他制作豹子头特效。

这个故事说起来觉得是种黑色幽默,《哪吒》也是集合全行业之力制作出的作品。但这个段子背后其实是业界人力成本的重复与浪费,外包公司不停更换,但做的是同一份工作。媒体在吹鼓这种众志成城,外包公司集聚,集全行业之力创作的精良作品,仿佛一个万众一心实现奇迹的感人故事。而周靖淇看见了背后的无奈。

“这是没办法,谁想报这么多外包公司。制作量大,需要按时完成,只能拆分。简单来讲,这是‘众志成城’还是‘克服万难’?集众人之力当然是值得感动的,但是谁想出现‘万难’?”

从《龙宫》到《钢铁之心》,仙山映画“爆款制造中”

现在,仙山映画制作中的两部电影是唐伯卿导演的《龙宫》与周靖淇导演的《钢铁之心》。对于这两部电影的内容,唐伯卿与周靖淇都有默契的保持了缄默。

“《龙宫》讲的是‘如何成为一条龙’的故事,其实是一个寻找自我和认同感的故事。”唐伯卿模糊的给了一个故事方向。《哪吒》的火爆,让东海、龙等神话元素也成为热门文化元素,《龙宫》背后依托着古代神话背景,在现在看来恰逢其时。

但唐伯卿当时选择“龙”作为题材,是想做一个既能国内观众喜欢,也被海外观众喜欢的作品。“龙”是为数不多的既有东方色彩又有国际认知度的符号,与其背后的神话故事关系并不大。

“我希望能够做一个没有人看见过的世界,没有太多的利用神话故事。这是一个很好玩的地方,所有中国人都知道龙宫,神话故事里的龙宫给我们提供了一个具象化的形象,它是海底的一个巨大宫殿。但海底除了龙以外,应该有虾,有蟹,有鱼,它们生活在哪里?所以龙宫应该有一座城市。”

专访周靖淇 |告别“妖气”,“仙山”归来,动画布道者的孤独梦想

(《龙宫》概念图)

而《龙宫》透露出的电影概念图里,龙族的形象不是如《哪吒》里敖丙那样头上长犄角的美少年,而是一个“小龙人”。“我比较希望它更像龙,与人类的形象的区分开。这是关于两个种族的故事,龙的生活习惯、价值观和人类都不同。”

专访周靖淇 |告别“妖气”,“仙山”归来,动画布道者的孤独梦想

(《龙宫》人物概念图)

对于唐伯卿而言,这或许时动画电影最有意思的地方。“动画电影是一个适合讲‘童话’的类型,这个童话是广义上的童话,对我而言《哈利波特》也是童话,武侠也是童话。动画电影是特别容易打开种族界限或者国家界限的类型。”

2016年9月,唐伯卿开始写《龙宫》的剧本,剧本创作花费了一年半的时间,然后又花费了一年的时间进行前期筹备,去年12月底,《龙宫》开始进入中期阶段。“我觉得剧本两年,可能会是一个相对来说更充分的周期。每个人的速度不一样,有些人写剧本速度很快,我写剧本速度有点慢,两年对我而言会比较充分一点,一年其实算是有点赶的。”2013年唐伯卿试水做出的《入学考试》,分镜创作时间达到半年。

专访周靖淇 |告别“妖气”,“仙山”归来,动画布道者的孤独梦想

(仙山映画联合创始人,导演唐伯卿)

同时,《龙宫》作为仙山映画的第一部作品,身上全球协同办公的属性与“按需求找人才”的执行理念都十分明显。

“海外员工占到整个团队的20%,《龙宫》的原始剧本也是用英文写的,其实基本上每个环节海外员工都有参与。”唐伯卿介绍。仙山映画的官方网站上,《龙宫》的主创团队包括参与过索尼动画《蜘蛛侠:平行宇宙》、梦工厂《马达加斯加》《驯龙高手》等作品华人的视效艺术家Chin Ko,原力动画、梦工厂剪辑师Lynn Hoboson、高级动画师Yuriko等。

而人才班底的组建过程按需进行,“我们不会刻意将某个环节划分到国内或国外,找到的人在哪里,就在哪里工作,这是仙山的招人理念,也是我们希望构建的体系,所有依据是看哪个环节用哪个人最合适而已。”对人才成本把控,唐伯卿给出另一个解释逻辑,“单纯以找人成本而言,在海外的成本比国内要低一点,因为海外的人才密度比较高一点,综合时间消耗等各种因素,综合成本其实还要低一点。”

国内动画电影的成本大多在5000万至1亿元之间,与海外迪士尼、索尼等制片厂的投入相比,这是一个比较低的预算。所以国产动画电影是一种在预算前提下寻求最好的创作方式,《龙宫》在广阔的人才选择范围里,寻求成本控制。“所有东西都是靠人,你能够在更广泛的市场里面去选择,你的选择空间更大,理论上说的效率产品应该更高。”

在有限的成本里,唐伯卿给出了一个侧重顺序。“在每个环节至少达到一个你认为及格的标准之后,在这个基础之上还有额外资金的话,我会优先用动画表演,然后是特效,再是灯光。”

计划里,《龙宫》将在2020年里上映,周靖淇对它的期待是在春节档上映。“这个回答是不是有点意外?”他自己笑道。国内大部分动画电影选择在暑期档,虽然档期内作品扎堆,但档期周期长,青年人群也都放假回家,观影消费市场更大。而周靖淇觉得,“既然有信心去暑期档了,那不如更猛一点。”

而比《龙宫》更加神秘的《钢铁之心》,官方尚未给出故事介绍,也没有透露主创团队。周靖淇包揽导演、编剧是目前最大的信息。“这是一个关于机器人的故事。”周靖淇说,“但是中国电影市场上之前都没有的,没有人做过这个。”

《钢铁之心》的剧本已经完成,花费了一年时间。仙山映画已经组织过6场小规模剧本分享会,分享会上周靖淇自己根据剧情切换BGM。“有一次去磨铁讲剧本,沈总听完长叹一口气。我说,你听我讲一遍,已经等于是在脑子里看了一遍了,现在如果让你去豆瓣上打分,你打几分。他说打九分。”

对于《钢铁之心》,周靖淇眼中有种内容创作者灵光闪现时的欣喜与迫不及待。电影在《龙宫》完成之后将陆续进入中期阶段,周靖淇心里给《钢铁之心》设下了一个理想预算,“1亿到2亿。”像个小孩子,要给自己的游戏冒险准备最好的装备。

现在仙山映画秉持着最基本的愿望,“我们开始没有那么大的执念,我们的希望是不亏本。”周靖淇说。如《哪吒》46亿的票房是票房市场的礼物,仙山映画现在只期待一个正常待遇。“其实只要珍惜两件事情,第一件事情是争取每天做的都是好电影,第二件事是市场给我一个正常的反馈,当然它愿意给我超常待遇,我也很高兴。”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

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 You'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