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桦个人简介(章桦创业感悟)

- 编辑:Xtecher -

对话连心医疗章桦:完成A轮,瞄准AI肿瘤诊疗|Xtecher封面

有人预言,未来智能大脑很可能会取代专家。章桦觉得不会如此极端,但是“完全靠看病人积累经验的专家无疑会受到巨大挑战”。这场关于未来医院的生死战中,留下的究竟是专家还是AI?章桦正在一步步接近这个答案。

作者|崔艳

采访、编辑|小鱼

网址|www.xtecher.com

微信公众号ID|Xtecher

章桦说,我们现在看到的医院不是未来应有的模样。

章桦为未来医院设计出了大脑:将AI应用于肿瘤治疗。7月1日,北京连心医疗有限公司CEO章桦在接受Xetcher采访时表示,连心医疗已于近日完成数百万美元的A轮融资,投资方为线性资本。这笔资金将用于AI肿瘤诊疗的技术研发。

章桦正在一步步接近自己对未来医院的构想:为医院装上运行最快速最精准的大脑。

3000亿的肿瘤治疗市场

“为什么要逃走?”章桦对电影《黑客帝国》中的剧情非常不解。

电影中的人类生活在一个看似正常,实际上是由名为“矩阵”的计算机人工智能系统控制的世界,人类可以通过输送信号满足所有欲望,但是主角们却决定逃离。

当时的章桦正在荷兰国立癌症研究所放射肿瘤科攻读博士,主要研究医学影像和人工智能在肿瘤放疗领域的应用。就在这一年,他陷入了前所未有的焦虑。

章桦后来把原因归结为30岁危机。在福利制度高度完善的欧洲,章桦失去了成长的动力。他站在“而立”的路口,却一眼望到自己60岁退休后的生活。“太确定性的东西,我不想要。”

转折点出现。时任湖北省肿瘤医院肿瘤科主任的谭文勇来到荷兰,以访问学者的身份和章桦成为室友。

章桦的研究课题是通过图像分析算法对癌症作出分析和制定方案,他搭建了一个为医生提供数据服务的治疗平台,这个软件非常粗糙,也不够完整,但已具有“人工智能”的雏形。虽然当时还没有冠上这样的概念,不过,章桦已经隐约感受到这一方向的价值。

谭文勇以医生的角度告诉章桦,他现在做的东西对医生乃至医疗业很有帮助,在国内会有市场。这句话点醒了章桦,使他萌生了想要把手上的东西做成产品的想法。

章桦完全没有想到,谭文勇提到的竟然是一个千亿级的肿瘤治疗市场。在中国,每年新增430万名肿瘤患者,目前整体市场达到3000亿。肿瘤的主要治疗手段有手术、放射治疗和化疗,但国内的放射治疗十分落后,采用率不到美国的三分之一,而章桦主攻的医学影像正是放射治疗的一部分。

把自己的科研工具变成商业产品,章桦心里没底。为了验证市场反应,章桦拿着自己手头上“不合格”的医疗产品参加了国内的“千人计划”、南京“321计划”等一系列创业大赛,这些比赛让章桦看到了投资人和专家的认可,“虽然现在看,当时的想法一半都是错的。”

2014年初,章桦回国。彼时,“互联网+”的风潮已经开始吹起,移动医疗成为圈子里最火的模式。春雨医生、好大夫和微医集团相继大规模融资成功,吹皱一池江水。

进军互联网变成了顺理成章的事情。

医疗不是互联网产品

章桦选择了互联网医疗的影像诊断分支。当他开始真正跨入这个领域时,感受到了真实存在的需求。“有些普通患者在医院里面拍的片子和病历得不到基层医生的确认,或者患者不相信医生的诊断,他们希望找到所谓的专家确认一下,这个需求就产生了。”

2014年底,章桦获得了500万元的天使轮融资,组建了一个20余人的小团队。摸着石头过河,他当时见投资人,被问到项目是2B还是2C,只能含糊带过,因为他自己也不清楚未来的方向。一年半以后,章桦中断了这次创业。

“医疗不是互联网产品。”

章桦说,互联网产品要具备两个特性:一是高频,就是这个行为频率要非常高,每天都会发生;二是这个行为标准化程度要非常高,但是医疗行为它既不高频又不标品。

察觉用普通的互联网思维做医疗似乎行不通,章桦决定回归线下医疗。不过这一次,他看得更清晰:云计算、大数据和人工智能的时代到来了。

“未来医院需要靠数据驱动”。章桦把眼光放在医院的肿瘤治疗科室,抓住了医生对于大数据和云服务的需求。传统的商业模式只关注院内的需求,接入局域网,做单机软件。章桦想建立医疗数据中心,阻挡他的第一步就是“三甲医院的数据不可能离开医院”这条铁律。

在传统认知中,鉴于数据的安全性和隐私保护,三甲医院的数据根本不可能上传云端共享。2015年底,章桦为北京大学第三医院搭建一个软件系统,用于每天早上医生查房,医生可以在病床旁用平板电脑看病人的检查和片子,很多医生希望能开发手机端,便于移动办公和教学。同时,病人也希望能在网络上取报告,节省时间。双重压力打破了医院对数据的封锁。

云端的出现代表着无限的数据和存储,大量的分析计算为医院带来了一个全新的需求:人工智能。当时,人工智能的算法已经成熟,纷纷落地,资金和人才蠢蠢欲动。

章桦开始思考:“能不能用AI为肿瘤病人设计出治疗方案?”

2016年初,章桦重整旗鼓,创立北京连心医疗科技有限公司。

用AI为肿瘤病人设计治疗方案

“人工智能和数据是我们的核心技术手段,结合专家资源成为服务的提供商,是我们的长期定位。”

不同于其他利用人工智能进行医学影像辅助诊断的公司,连心医疗从一开始就定位在肿瘤的放射治疗方案上,通过人工智能算法以及放射科的流程管理,为医生提供个性化的临床放疗方案。

AI要做到精准提供肿瘤治疗方案,需要完成三步:

第一,搭建肿瘤临床数据中心。“这是医院目前最需要的。”通过这个平台整合散落在各个系统和设备里的数据,需要对肿瘤数据进行标准化、系统化收集。团队按照国家规定对器官名称、不同病种治疗流程中的数据获取和病种分析进行标准化,在这个过程中,流程管控的需求被提了出来。

第二,建立肿瘤科信息系统。将肿瘤治疗过程中各系统、各环节产生的数据信息对接,从医生到物理师,再到剂量师和护士,所有医护人员都能在同一套系统中及时获取每位患者的信息,使治疗质量得以控制。系统化、流程化之后,原本非结构化数据就能转换为结构化数据。通过大数据分析及相关算法,系统能够自动勾画靶区,对放疗试验参数、剂量等进行验证和监控。

第三,开发肿瘤远程治疗平台。无缝连接现有的各种商用线性加速器,提供靶区勾画、图像形变配准、工作流程管理和远程会诊等功能。为了将系统的便利性最大化,团队开发了分布式存储系统,将数据搬到云平台。使医护人员在PC端、移动端上都能查看数据、管理流程。

目前连心医疗已经和国内9家顶级三甲医院达成合作,整理出10000多例高度标准化的肿瘤治疗数据。通过人工智能算法,仅用10~20分钟就可以实现自动的靶区勾画,自动规划放射疗法和手术方案,评估模拟放射治疗或者手术方案的治疗效果。

医生只需要在此基础上进行检查与微调,工作效率提高60%以上。在乳腺癌、鼻咽癌、肺癌、肝癌等癌种上,技术相对成熟,自动勾画的靶区与医生人手勾画的重合度在85%以上。

机器即人

这种高度智能是章桦设想中未来医院所具备的最大特点。在章桦看来,这所看不清的未来医院已经渐渐成型,大量的民营资本加快它的孵化。“医疗是一条朝阳赛道,公立医院饱和之后,民营医院的发展机会就会到来。”

章桦看准的,不是这栋医院大楼的一砖一瓦,而是肿瘤放射科室中的一颗颗大脑。

“他们可以去买楼,但是买了楼不能没有专家,我们做的人工智能平台本质上锁定的是各种顶级的专家。”章桦的终极目标是把智能放疗云平台做成独立品牌,为未来医院装上全世界最顶尖的大脑。

今年章桦35岁,为了应对30岁的那场危机,这5年中,他将人工智能这个机器调教地更像“人”。“我觉得人的下一步发展是人即机器,机器即人。所以我将来可能做一个机器人公司,作为肉体的人太脆弱了,让他以后可替换。”

他关于未来的设想,越来越像《黑客帝国》中的“矩阵”世界。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

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 You'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