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基鸿个人简介(陈基鸿旗下公司)

- 编辑:凤凰资讯 -

18家银行、160亿元骗贷资金——6月初以来被曝光的青岛港“德正系”骗贷案,其关键数据几度增长,目前停留于此。但当地贸易、银行界人士担忧,考虑到目前该案刚启调查,这组数字恐怕还会增长。

“以前是在钢贸领域,现在是铝铜,手法几乎一样,区别只在于一个是内贸领域,一个则更多涉及外贸,范围、数额、影响更大了。”当地熟悉金属贸易融资和陈基鸿的多位银行、贸易人士认为,目前的160亿元这一数据仅为初步粗算,考虑到这一骗贷模式早已存在,且此前市场向好导致问题隐蔽——这一数额可能进一步变大,且有可能将问题延伸到更大范围。

《中国经营报》记者还了解到,除银行债权人外,尚有某知名上市公司向德正系借贷12亿元,且为其担保40亿元。至于这些巨额资金的去向,除陈基鸿赌博损失外,知情人指出其造血能力有限的实业,和兜圈、长链条的贷款游戏,最终将借贷资金吞噬。而此前被指与德正系密切联系的“锦绣系”地产部分,实则早已实现“彻底”切割。

断点

“我刚和陈基鸿见过面,他就被带走了。”两名知情人士向记者证实,“德正系”实际控制人陈基鸿,是在2014年4月25日被有关部门带走的。而这一消息传出后,包括多家银行在内的债权人陆续前往青岛港查看,这导致人们很快发现了德正系的重复抵押问题,此后银行、港口均向警方报案。

本报记者从当地采访证实,目前陈基鸿本人并不在青岛警方控制下,但当地警方专案组已进驻德正系位于青岛的总部办公地。

“陈基鸿比较平易近人,每次经过都和我们打招呼。开的车也比较普通。”6月26日,在位于青岛市香港东路87号建飞广场东北侧的德正资源控股有限公司办公楼前,一名大楼保安表示,该公司目前所有员工已经在一个月前领取薪水后解聘,随后当地警方专案组入驻,部分员工则被要求配合调查。

两株罗汉松被种植在大门对面的“德正资源”四字影壁两侧,精美盆栽在院子里随处可见。宽敞的办公楼大门内,空荡荡的前台后面则是“德诚矿业有限公司”和“德正资源控股有限公司”两排铜字。

据公开信息,德诚矿业为德正资源全资子公司,而德诚矿业则是青岛港骗贷案目前主角——该公司以其在青岛港的铝矿仓储单,重复向多家银行贷款,且有一些“内部交易”套取的信用证贷款。

两位年轻人从楼里出来谢绝了记者的采访,但他们没有否认自己的警方专案组人员身份。这家背靠浮山、隐藏在茂密绿树丛后的公司总部,此时前所未有的神秘。

据本报记者了解,青岛市已成立由副市长牵头、金融办、公安局、检察院等多部门联合组成的工作组,此外还有一个旨在处理债务问题的处置组。大约一个月前,工作组曾召集多家银行在中国银行开会,就在这次会上,各家向德正系放贷的金额初次被汇集——这一数据显然比最早报道此事的英国《金属导报》的数据还要大,且这还只是初步核查数据。

随着160亿元这个数据被披露,事态严重性被高度强调,银行接到内部及青岛市双重指令,不得接受媒体采访。“我们被要求严禁再向媒体透露任何信息,一切采访需要向市里请示,向工作组汇报。”某国有银行人士告诉记者。

不过记者从多家银行证实,此前媒体爆出的数据基本准确。国家进出口银行山东分行被认为向德正系贷款40亿元左右,而中国银行则贷出10亿元,此外在青岛还有16家银行向其贷款,最少的也在四五千万元——但没有银行正面回应这些数据。

“银行过来查看抵押铝矿、铜矿,发现有重复抵押的问题,我们和银行就都报了案。”青岛港集团工作人员透露。而媒体报道此事的时节,正值6月6日青岛港在香港联合交易所主板挂牌上市之后,结果其股价一上市便明显下跌,市值一度蒸发高达3亿元。

青岛港集团随后公开发布信息,确认了警方确实在调查仓储单被重复贷款问题,但该集团业务正常进行。

如果说青岛港集团的股价呈现了此次事件最明显的“断点”,那么国际市场上铜矿价、铝矿价的变化,则影响面更大。

在最初的应声而落的跌价之后,重复仓储单借贷背后反映的“仓储虚空”,则让相应有色金属交易量和价格均回升——但国外媒体分析称,这一回弹将较为缓慢,且受益方更多为与中国、与青岛存在竞争的其他码头。

一些国际大仓储物流公司,开始将货物存放点变更。这被认为是一个影响更为长远的断点——中国或青岛都在积极争取更多、更大的国际贸易、仓储企业入驻,此事导致的却是离去。这一信任修复将是一个艰难的过程。

“这件事如果发生得更早一些,伤害可能不会这么大,就像肿瘤,此时不仅恶化程度很高,而且切割都难,尤其此时整个身体还恰恰是比较疲弱的状态。”同在青岛港从事有色金属贸易的当地商人称,此事发生的“横竖都不是时候”。

玩法

“陈基鸿还在外地、其他部门控制下,工作组、警方专案组能够做的,只能是初查,很有限,也很棘手。”据与警方专案组接触过的当地人士透露,目前除了银行放贷数据这个信息外,另一项正在被调查的,就是重复抵押在仓储、放贷环节究竟是怎么做的。

但这个玩法在有色金属贸易圈绝非秘密——早在多年前,钢贸商就已经将其发展成熟到无以复加的地步,德正系的特点不过在于其涉及银行数量、融资金额较为罕见而已。

“目前来看,就是两种,一是仓储单重复抵押贷款,二是信用证贷款,前两个玩法都是比较成熟、有模式的。”多位贸易商向记者详细介绍了“玩法”。

早在上世纪90年代,当时的钢贸由于监管上的宽松,走私在不同程度上广泛存在,贸易量增长迅猛,港口、仓储、物流多方为了作业方便和提高效率,共同启用“换货”“换飞子(音名,当地方言,略同标签)”方法。即根据货物堆放位置,以方便操作为原则,不同所有人的货物,只要品质相同,即可更换,需要操作的便是更换掉记录船运、仓储、货主信息的标签“飞子”。而“挂飞子”则指货物尚未到港或过户,其交易、运输中的信息标签。

“飞子”会被挂在每堆货物上,在交易过程中则进行更替和作废——这种几百年前就在码头出现的标签,随着现代交易过程复杂化,在国外已经进化到有严格法规控制,在交易的不同环节和情境下,“飞子”能够有更细致、精准的货物的各种情况。但在国内有些码头,其“飞子”管理依然不够严谨,拥有各种优异成绩的青岛港,显然其管理也落后于国际先进企业。

“换货”“换飞子”这种原本为方便码头作业的办法,在90年代出现后,至今仍在使用,但后期这件事进一步启发了另外一种投机手法,即利用这种“飞子”管理上必然出现的混乱,有人趁机手握大量“飞子”,以此在交易环节中使诈。

这种小骗局最初颇具码头色彩,且在信用支撑下,鲜有最终真实损害。但在现代金融操作中,却存在巨大隐患,比如此次遭到重复抵押的铝矿、铜矿,其仓储单就被重复开出,用于不同银行贷款。

“理论上,银行的人、港口的人都应该很快发现这个问题,但实际上可能是利益均沾,明知而为,否则何以解释牵涉这么大金额、这么多家银行?”一位从事铝矿贸易的当地商人称。

而另一位当地商人则指出,国外一些知名仓储企业,因为内部有严格的管理条例和严格的核查办法,其开具出的仓储单,甚至权威性、信用度能够完全等同于银行出具的信用证。

这种必然关联,让人们对青岛港集团的猜测增多,而该集团一位中层向记者透露,部分工作人员正在配合调查。

赌局

“重复抵押的玩法关键在于疏通各个环节,比如你请银行大领导和负责放贷的工作人员一起吃饭,饭局上和大领导聊得火热,同时给工作人员一些钱,你觉得这个工作人员还会在意你重复抵押吗?他会认为你和领导都那么熟,他又得了利益,肯定不会故意为难你。”一位当地贸易商称,重复抵押最终能够获得多少融资,则取决于究竟向多少家银行贷款,以及背后的财务成本。

除了重复抵押外,另一个玩法则是信用证,这种交易过程中由银行出具的凭证,可以实现从银行外币融资。但其特点是短期,一般最多不过半年。

而想要获得信用证,并实现这一融资,就需要有相应的交易发生,且有据可查。这种玩法稍显复杂,但对于陈基鸿而言,肯定不会是一件难事。

“起码三个公司,其中一个必须是无关联的,然后一起作局,让一批货物来回买卖,价格上故意变化一下,这个比市场收益高的差价,就成为了贷款金额的参考值。”当地某银行高层介绍称,这种贷款因为短期和注重货物交易过程及意向,往往需要多家企业参与,且资金流动过程中一旦有事,将出现类似“击鼓传花”般的灾难。

简单地说,即当陈基鸿以虚假交易获得基于信用证之上的短期贷款后,一旦交易本身并未发生,货物未能变现且实现相应的盈利,则可能面临还款压力。但好在他可以用前述自己控制下的其他公司进行相同的贷款,从而不断倒手推迟还款期,但相应的财务成本也会增加,更别说其交易中产生的税费——这将是一笔不菲的成本增加。

“短贷长还,这个玩法像吸毒,一旦开始,就停不下来,滚雪球一般,贷的钱越来越多,利息越来越多,越往后压力越大。”熟悉陈基鸿的人透露,陈在2013年末时,身体出现严重疾病,不得已曾赴欧洲治疗,但却在容貌上留下痕迹,于是再次赴韩国做了一次小型整容。

多位熟悉陈基鸿的人士向记者证实,他们曾亲见陈赴海外赌博情景,堪称嗜赌成性,这与他后期疯狂玩银行贷款似乎存在心性相同之处,但银行贷款玩到后来的结果,就是完全停不下来。

另据银行人士透露,除陈基鸿外,目前已发现另有企业在玩与陈完全一致的骗贷。“这和前几年经济形势向好,银行放贷较宽有关,也和有色金属这个圈子有关,有了一个陈基鸿,就会有第二个。”该银行人士称,随着德正系被查,青岛港口、甚至全国有色金属圈内的“陈基鸿”们,可能都会在银行收紧核查下露出水面。

在外媒报道中,同样重点做铝、铜等的国内某港口,亦开始认真排查是否存在此类重复抵押借贷。6月27日,更有外媒报道称,中国审计署通过对部分中国黄金企业的调查,发现有944亿元与非法黄金融资交易有关的贷款,25家黄金加工企业从中获利。

这些信息,成为针对我国有色金属外贸交易的重要风险提示。而另据消息,有至少两家上市公司牵涉此事。

6月26日晚间,山煤国际发布公告称,该公司下属全资子公司山煤煤炭在开展氧化铝等国际贸易和国内贸易过程中,由于下游客户未按合同约定支付到期货款,其于6月25日向山西省高院提起诉讼,诉讼金额分别为1.2亿美元、3.52亿元人民币(总计超10亿元)。而这一诉讼其中一名被告即为青岛德诚,也即本次青岛港骗贷案的主角。

显然,这场骗贷事件的波及演变,还远没有结束。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

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 You'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